第71章喝水

上一章:第70章来了 下一章:第72章软禁

努力加载中...

得不到保证的傻哥哥什么的弱爆了,唐五彻底颓丧,转身準备离开,前路黑暗,但黑不过身后妹妹大睁着的眼睛。

“我不怕闲话啊。”萨尔一脸无所谓。

“我觉得萨尔可以讲。”唐七笃定道,“所以我说了,而事实证明,他没觉得不妥。”

“那第三种呢?”花氏眯起眼睛,却立刻后悔自己这么问。

“我也不怕误会啊。”萨尔装听不懂,又问唐七,“嘿,小战士,你怕吗?”

“那你不是我哥,你能打我?”唐七要笑了,“你打得过?”她继续喝水。

不管萨尔怎么想的,反正他送对了。

“就是,补身体的,营养的……”萨尔竟然有些脸红,属于西方人的白皙脸庞带着点粉红,艳丽无边,“我记得,女孩儿,那几天,都不舒服的。”

“不知道……”唐七很无辜,开始翻着花样喝蜜水,很满足的样子。

花氏忽然警觉起来:“这位,伯爵大人,小女擅自出宫本已是大罪,劳烦您一路护送,既然已经安全到了唐家,总不能再连累你,若是没有别的重要的事,就请回去吧,免得别人闲话。

花氏焦急不已的在客厅门口等着,见到唐七,又看到她身后的萨尔,只说了一个“你……”就再说不出下面的话了。

“喜欢?”唐七想了想,她没否认,“一切行为都出自本心,如果这样让你觉得我喜欢他,那就是喜欢了。”

“我知道。”拿到了水唐七就满足了,快乐的喝起来。

“以前不知道,现在确定了。”唐七慢条斯理的喝水,一杯接一杯,“我是没大脑,你是大脑没长好。”

萨尔似笑非笑的看着唐七,忽然道:“唐七小姐大智若愚,至情至性,还是很好的。”

“我能比你笨啊?!”

唐七叹气,站起来,冷冷的盯着唐五:“我,要,水!”

花氏手抖了抖,忽然就有种眼前站着两个唐七的感觉,她有捂头的冲动,深深的叹口气:“为什么,一定不能靖风回来呢?他又做不出什么。”

“你告诉萨尔伯爵的?”

唐七和萨尔带着死狗唐五的到来引得唐府一阵兵荒马乱。

“啊啊啊!”唐五狂化了,伸手!拿开了唐七手边的水壶,“喝什么喝!没见你听过,好好说话!”

谁知他这一不敢打人只能拿水壶泄愤的行为却戳中了唐七软肋,她喝光了手中的,眼神一肃:“水给我。”

唐七抬抬眼:“要不是你是唐五,我先敲昏你。”

萨尔反而笑起来:“好好好,那我先走了。”他朝花氏行礼,转身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有些迟疑的问:“那个,小青叶啊,你这几天,要什么东西吗?”

“你,你喜欢喝蜜水?”

花氏怔愣了一会儿,却也无话可说,只能叹气道:“你这么认为,娘也改不了,但是,别人不会像你这般觉得,你还是不该跟那些外人讲。”

萨尔耸肩:“好吧,让人听话有很多方法,当时的情况下,在下能做的只有三种,一是以德服人,贵公子不听;二是直接打晕,我就这么做了。”

“我,我知道啊,可你这么不停喝,不撑吗?”

“哎,你来了快两年了吧,也该懂点事了,这些事,就是跟相公也不能说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告诉个外人呢?这可不好。”

“我也不会。”笃定的回答。

“没事,我本来就打算找你的。”朱麒玉顶着一张大众脸,手指敲着桌面,平白一股贵气,“青叶,你现在里外不是人了,还不愿意跟我走吗?”

“那他怎么知道?”

“不是。”

第二天,事情接连而至。

“嗯。”唐七点头,“所以我觉得我该回去休息一下。”别人女孩儿这几天都能休息的。

“没事,我高位截瘫也能打死你。”

花氏没办法,喊人叫了大夫,低下声怒道:“青叶,他怎么说都是你哥哥,怎可下此重手,今天你哥哥还有正事要做啊!你可真是……”

花氏不是笨人,立刻就明白了,想通之后更是颓丧,坐下来呆呆的望着外面,喃喃:“这真是,做了什么孽……大儿子为人鞠躬尽瘁,却远放外地;二儿子又碌碌无为,和我也不是一条心;三女儿四女儿远嫁,不知何时能见面;五儿子又生不逢时,纯善有余,才华不足,六女儿就不提了,青叶……哎,也不提了……”

“噗。”再次体会到自己妹妹语言常识的缺乏,唐五跪地无力,极为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也不会,害我,是不是?”

“我,在,流,血!”唐七一字一顿强调。

首先是一大早,唐七沐浴着晨光迎接唐五的怒火。

“我?”唐七却不懂得见好就收,硬是要把没听到的问出来。

萨尔朝唐七抛了个媚眼笑道:“第三个,就是色,诱了……在下觉得,为了不让唐青叶小姐背上乱+伦的罪名,又凭在下的姿色,如果加把油,还是有可能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夫人您是不是还希望在下用第三个方法?”

“因为你笨。”

想到花氏早上的叮嘱,唐五脸一红,大怒:“身体不好就不要这么嚣张!”

“我不凭脸看人。”唐七抱着水杯,“朱麒玉,我没打算管你要干嘛,所以你完全不用坐在这,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也是,是不是?”唐五很是期待的看着她。

“什么?”唐七迷茫。

他叹口气,挥退了其他其他几个家丁,径直走进了院子。

“你居然认出我了。”家丁坐下,笑眯眯的,“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

花氏又有不好的感觉了:“青叶,你不会,喜欢上这个蛮子伯爵了吧?”

“不一样,如果他在那,一切都会不一样。”萨尔道,“我们只是以防万一,花夫人,有人想利用唐五公子和唐七小姐的兄妹情深来做一些扭转局面的事,如果唐五公子一定要搀和进去执行他的任务,那么为了保护唐五公子的安全,唐七小姐一定会做出什么来的……”他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唐七,“您是知道的,就像我知道的那样,大的影响的话,唐五公子不可以,唐七小姐,却一定可以。”

这时,有几个家丁进来,抬着几个箱子,还有侍女拿着盘子,领头的管家把一张礼单放在桌上,恭敬道:“七小姐,这是刚才拜恩伯爵大人派人送来的,据说都会是你用得上的,请过目。”

唐七却完全没别的想法,看样子是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摇头:“不用,只要水。”

唐七竖起的耳朵又垂了下去,她很想从别人口中听到对自己的评价的。

“抱歉,夫人,打晕贵公子的事,是在下做的。”萨尔忽然插话,“为的就是不让他做所谓的正事。”

“为什么!”

唐七抬头看了他一会儿,半晌才点头:“近期,不会。”

葵水这几天,虽然流的不多,但那浓稠的仿血液液体,需要大量的液体提炼转化,唐七每次都觉得来不及喝水,更来不及吃饭,所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嘴不停却还是蔫蔫的,不过萨尔送来的各种蜂蜜含有大量能量,这样喝起来感觉真的好了不少。

“谁会伤害自己啊。”理所当然状。

“唐青叶!你别以为我是你哥就不敢打你!”

唐七已经很自然的起身随手抓起一瓶,在杯子里舀了一勺,搅一搅,喝一口,眯起眼满意的点头:“不错。”

“我知道,书里有说,葵水是阴晦之物,男子沾染不得,连提起都不行。”唐七道,“只不过,我不这么觉得,它是鲜血,又含有可以孕育生命的卵子,可以说,女人最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就是一个月的这几天,无论男女,他们的最初,都包裹在那团血污里的,为什么阴晦?”

他是造了什么孽……儿子的内心发出了和母亲昨天一样的呼喊。

唐五舒口气。

唐七默默的加了点蜂蜜,半晌才道:“我本来就里外不是人。”

“您光风霁月自然是不怕的,但我们家青叶还是待嫁闺女,请不要让别人误会了。”花氏低垂眉眼,极为隐忍而恭敬的样子。

花氏睁大眼,看着唐七离开,颓然叹气,为这纠结的局面。

唐五看唐七实在是没功夫理他,自己也急着回羽林卫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便苦着一张脸离开了。

“这位大人。”花氏直起身,冷下脸,“民妇妇道人家,不懂什么正事,只知道我儿子的大好前途被你这么一搅合,就岌岌可危了!”

“不喝,我会乾掉!”

“那就坐下吃饭。”

“这几天会喜欢。”唐七道。

似乎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情况,她脸色苍白,只能撑着桌子站着。

“怎么了你?”兴许是从没见唐五这样一副要发火的样子,唐五有些不安,语气也软化下来。

临时来照顾唐七的丫鬟岁小出院门喊来了在外面等的家丁,让他们进来把箱子抬到房中去,家丁们抬好了箱子,出来时,得了岁小几个铜子的打赏,一个两个都点头哈腰的出去了。

唐七沉默半晌,就给了一个字:“滚。”

“大胆!”岁小还待再斥责,唐七抬抬手,挥了挥,她只有下去了。

这个过程,唐七一直头都没抬,直到几个家丁出门了,其中一个回了回头,正好对上唐七定定的眼神。

花氏完全混乱了,她调整了一下,硬挤出一个微笑:“青叶,你这是葵水来了吗?”

“青叶!你怎么可以,怎么敢,怎么能……这样子!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唐五暴躁的绕着唐七转圈。

说罢,让人退了下去,丫鬟打开箱子,里面都是瓶瓶罐罐,唐五见唐七双手都抓着杯子要看不看的样子,便拿起了礼单翻开看了一眼,惊讶道:“红枣蜜荆花蜜龙眼蜜……这么多蜜?做什么?”

“不给!”唐五赌气。

旁边花氏已经听懂了,蓦地睁大眼,一个踉跄,张嘴欲阻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半生宅斗,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未婚男和未婚女在长辈面前谈论女人家每月那些事?这什么情况?莫非?!

“水?哦,那好吧。”萨尔想想女孩儿流的是什么,立刻理解似的点头,却仿佛更不好意思了,转身快步的离开。

“……给你。”女性保健白痴立刻信了,水壶奉上,火气也没了,唐五挠挠头,无奈道,“哎,青叶,你是我妹妹。”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唐五狂暴了,“那个混蛋打晕我你也不管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