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软禁

上一章:第71章喝水 下一章:第73章选将

努力加载中...

唐七想了想,走过去站在她身边。

唐七默然,其实如果这般咬耳朵,摆明不让她听,她完全可以装没听到的。

朱煜文那表情……显然他立刻后悔了……宁愿走到十万八千里远知道这个消息然后慢慢筹划,也好比让唐七现在听到的好。

“闭嘴!”唐大老爷终于忍不住了,低喝一声,他双手气得发抖,“孽子!我把你养大,把你从那髒地方拉出来,就为了今天你这般辱骂为父不成?!”

唐七无奈,正起身準备听话的跟着朱煜文出发,却见净宝忽然进来,俯首要在朱煜文耳边说话,朱煜文看了唐七一眼,道:“直接说吧,她怎么都听得见。”

“让你别说话!”丁姨娘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瞟了眼唐大老爷,唐大老爷面无表情。

“哼。”朱煜文冷笑,“他哪是忠于我,一把年纪了,他是不屑我这位子。”

“青菲,不要说话!”丁姨娘紧张的低斥,“还嫌不够乱么?”

他轻声叹道:“没过多久,王叔就要反我了。”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就听你说?”

“……我来接你回去。”

过了一会儿,唐家全家都被集中到了大堂,朱煜文被请到唐大老爷的房休息,一家老少包括还行动不便的唐六青菲都被集合了起来。

唐五不是昨天还为了羽林卫誓死值守绝不退缩吗?怎么今天就把上司的敌人往外救,果然对人类来说毫无忠诚可言吗?

翼王府家丁和羽林卫大乱斗的结果就是,翼王带着一家子扬长而去,羽林卫死伤惨重。

朱煜文半垂着眼,看着唐七:“你是不是恨我利用了你?”

冰清玉洁都来了……唐七有种奇特的违和感。

朱煜文握紧拳:“我要让那群不长眼的知道,什么叫我不杀伯乐,伯乐因我而死,他们对王叔的忠诚,就是害王叔一家的罪魁祸首!”

“太傅说这些去徵求王叔意见的人都是为我好,是看我年幼怕我决断错误,好像王叔多无辜多不乐意……可偏偏这样,才让我觉得更不安稳!王叔什么都没做,那些朝臣就会自发的寻求他的意见,可我呢?我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玉玺!就连玉玺,都是王叔给的!”

唐大老爷和花氏匆忙的上前行礼,直接被净宝请到一边,唐七随后到来,看到朱煜文黑沉的脸色,无奈的问道:“你不忙吗?”

“他没告诉我他在哪。”虽然她能感觉到,但显然一个正常人类无法知道另一个人类正在百米外的柴房中。

唐七眨眨眼:“府里。”

净宝朝唐七行礼,轻声道:“启稟皇上,唐小姐,有人来报,翼王世子今晨潜进了唐府,一直未曾出去。”

“别这样青叶。”朱煜文微笑,笑容很奇怪,又扭曲又苦涩的样子,“朱麒玉那么舍不得你,怎么忍心让你因他获罪?”

“哎,好吧。”唐七起身,“不过以后又出现类似于我不得不出宫才能做的事情怎么办?”

现在既然这样,他只有破罐子破摔,盯着唐七,缓缓道:“青叶,这是真的吗?”

朱煜文叹气:“你还是在生气。”

唐七转头看着他,你知道什么了?

这就是撕破脸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骂你。”朱煜文问。

他一直觉得眼前的姑娘有着很奇特的掌控力,某些程度上,某些範围内,她都心知肚明,这是一种很有把握的直觉,导致他一直潜意识防备却依赖着唐七,只要有唐七在,他说任何话都没关係,因为有没有人偷听,唐七比谁都清楚。

“再具体,我该知道吗?”

“你们都说我急躁,说我幼稚,说我鸟尽弓藏,可我有什么办法,朝臣一大半是他的人,兵权全在他手里,我每日批的奏章,涉及重要事宜的,有一大半都请示过他的意思。”

“为什么以后绝不会这样?”唐七不满,“别啊,我还想有机会出去走走的。”

朱煜文直起身,严肃道:“青叶,我向你发誓,以后绝不会这样了。”

“那就让女儿这般误会着吧,没事,女儿不会做什么的。”唐六耸耸肩,朝唐七招招手,“唐青叶,你过来。”

“……绝不会了!”这次朱煜文斩钉截铁。

唐七听着,一头雾水,只找到一点儿主线:“你需要忠诚?”

“哼。”唐六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一边说,朱麒玉怎么忍心让她获罪,另一边又说,小皇帝怎么可能真的忍心把她扔进大牢……两边都“被不忍心”的结果是,唐七被放生了。

她的沉默不言并没有让朱麒玉不爽,他穿着一身家丁的衣服悠閑自在,和唐七一块儿吃吃喝喝一下午,然后转身离开。

“嗯。”朱麒玉没说要瞒着,唐七就大方的承认了。

“什么?”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我没生气,我只是问问而已。”唐七很老实的反驳。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还是得入狱。”唐七很无奈的样子,“你们这群人,果然是一路货色。”

朱煜文眯起眼:“你是秀女。”

“呵,话都不让说了。”唐六斜着眼望着窗外,平白有股媚态,“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姓唐的,明明什么都没干,却什么都能沾上,五年前这样,五年后又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所有人都显得很镇定,唐家也算是历尽风雨了,年纪最小的唐七不用说,唐六在全家流放时也已经懂事,这次好歹还是在自己家,而不是直接进了髒黑的大牢,看着外面被走廊的灯光印在门上的守卫的人影,众人都默然不语。

“废话!具体点!”

朱煜文冷冷的看着她,沉默不语。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嗯?”

唐七瞪大眼:“我以为我不用回去了。”

唐七没有如小皇帝所期望的在其中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可谓百分之八百的脱离了计划外,这一点上,唐七虽然完全可以装无辜,但大家心知肚明,唐七知道小皇帝所愿,可惜她偏不如他愿,扯了唐五就走的结果就是,她彻底跟皇帝决裂了。

“看看某人混到了什么份上,汲汲营营这么些年,只从侍郎混到了尚,儿子没一个成器,四个女儿,远嫁的,进楼子的,残废的,傻了的,没一个有好下场,他到底混到了什么?嗯?”

“净宝,让羽林卫包围唐府,全府搜查,传出消息,抓不到翼王世子,唐家一家都以窝藏重犯罪名打入大牢!绝不姑息!”朱煜文说完,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没有看唐七,而是望着茶杯倒,“陪我等吧,青叶。”

唐七“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萨尔还有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唐五将朱麒玉包装了一下送出府,无奈而迷惑。

“是,我不懂,我只是说出我看到的而已,那么,爹,您能反驳一下吗,女儿洗耳恭听。”唐六站不起来,就坐在椅子上微微福身。

“没什么。”

唐六依旧冷笑:“你说的对,把我推进那髒地方的不是你,把我这辈子毁了的也不是你,唐大老爷,若不是你这般墻头草一样的两边讨好又要装出一副忠君爱国的样子让人摸不出头脑,怎么现在我们唐家出了这事连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皇上怀疑你,翼王爷不信你,七妹是个傻的,你就可劲儿的用!到头来事情全推她头上?!我唐青菲瞎了眼,恨了她五年,回家躺了这么几个月,忽然才明白,我最该恨的是谁!”

许久,唐六忽然哼笑一声:“看不出啊,七妹冰清玉洁的样子,有这么多蓝颜知己。”

“那你急什么?”

“为什么你不该知道?”

朱煜文刷的握紧茶杯:“在哪?”

“为父做什么为什么要跟你解释?!”

“……”唐六无语了一会儿,转而笑了,“傻人有傻福,傻乐吧妹妹。”

他倒没考虑过唐七到底介不介意别人偷听。

“啪!”清脆的声音,唐六捂着左脸,笑容不变,只是看了看丁姨娘发抖的右手,哈的笑了一声,望向唐大老爷,“再看看现在愿意为你挺身的,也就只有我这个没脑子的娘亲了,你说你这辈子到底做了什么?”

唐七知道,他并没有离开唐府,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有些事情在掌控内总归是好的。

“什么?”

“所以,很多人认为你不适合做皇帝。”唐七一锤定音,“那你别做了吧。”

“为什么?”

唐七当然不会跟着走,她一直没等到任务完成,唐五身上还有着信号,信号在一天,她就会守在一边。

“……”

朱煜文瞪着唐七,憋着一口气,那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要掐死眼前这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的女孩儿,许久他才说:“好,你不说是吧……”

唐七望着他:“你还是把我们打入大牢吧。”

朱煜文喝茶,不回答。

所以才有了世子爷坐在唐七面前笑眯眯的邀请。

“我为什么要自责。”唐七下意识的问。

傍晚,在几个侍卫的严密保护下,一脸疲惫的朱煜文走进了唐府。

朱煜文差点喷茶了,他擦着嘴:“青叶,如果不会说话,就别说。”

两人没有照面,没有交流,反正事实既成,已无可辩驳。

唐六面对着唐七还不是很自在,似乎情绪抓换不过来,只是飘忽着眼神道:“那个,七妹,此事错不在你,无须自责。”

“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吗,那个姓方的女人伏诛那日,那群人都跪在王叔面前求他拿了皇位执掌大权,王叔拒绝了,就有人以死要挟,最后王叔管自己走了,此事才不了了之。没错,王叔摆明了姿态不要皇位,可就有那么些人自以为是的忠诚于他,没人看好我,没人想忠于我,以至于到现在,我还觉得在那些人面前自称朕是个笑话!”

朱煜文望着外面,屋檐挡住了月光,只看到黑沉沉一片。

“他们急什么。”

“我怎么知道!”

“恨我?你懂什么,你懂什么!?”唐大老爷气得说不出话,他文采自然比唐六高出一截去,但哪有唐六这般在市井混过无所顾忌的口才,一时间咬牙切齿,双眼怒瞪。

“你有忠诚,照你所说。”唐七道,“他们忠于翼王,翼王忠于你。”

“没人怪青叶。”一直没开口的花氏,她刚才被唐六明着暗着指责与唐大老爷貌合神离,唐大老爷被这般责问也没有开口,现在却说话了,她一直表现得气定神閑,“青叶做了所有她该做的,她对得起所有人。”

“我不急,他不急,有的是人急!”

其他人都很有眼色的下去了,留下唐七陪着朱煜文坐在桌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