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体内

上一章:第75章离京 下一章:第77章方案

努力加载中...

唐七苦恼的抓头:“就是,人体内某些器官长成肉瘤,使得器官会衰竭,坏死,出血的,然后最后导致死亡的病。”

朱煜文喝了一口,道:“皇后遣退所有人,又送了如此美味,不会是想与朕共度良宵吧?”

小舅子不允许。

“皇上,小的不知。”

萨尔一直跟着唐七,在一堆问好声中,笑眯眯的跟唐五打招呼:“小舅子好啊。”

“……臣妾告退。”岑景初柔声道,转身离开。

闻言,唐七呆住了,然后缓缓的垂下了肩膀,怔怔的抬起头。

“小的这就传人伺候。”净宝连忙出门去。

一笔一划,力透纸背。

净宝疑惑,把碗递给他。

朱煜文喝光了汤,轻轻的把碗放在桌上,盯着岑景初,忽然上前,低头,在她的耳朵边轻声道:“朕很好奇,若是你怀了朕的孩子……”

“冷静!怎么冷静?!净宝,你告诉朕,鬼头军师是谁,是谁?”

“你知道!净宝,你伺候了朕快六年了,你知道谁是鬼头军师,以前谁是,现在是谁……”朱煜文坐回椅子,“朕快疯了,还有谁能信,还有谁?就算在最前面打着为朕作战的名义的人,那个人,他站在哪边,他保护的到底是谁?是朕这个夺走他未婚妻的人,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战事告急,前线不断发来求援,朱煜文焦头烂额之际,隐隐猜测到鬼头军师的身份后,却更多的是绝望与迷茫。

“什么?”

“岂敢岂敢。”唐五继续登记。

碗没碎……只磕了一个口,地毯太软了……

“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天色已暗,繁星似锦,她曾经因为大且黑而显得无神的眼睛映着星光,灿如银河。

朱煜文看了碗一会儿,猛地站起来拍桌,指着碗大吼:“你也要跟朕作对吗?!”

净宝进了御房,前来收碗,刚拿起就被朱煜文拦住了:“碗给朕。”

岑景初低声道:“谢皇上关心,祖父身体很好。”

老天爷是公平的,萨尔无比认可的点点头,以前勾勾手指就有无数姑娘自动献身,现在想追一个都感觉跟登天一样。

外面一片忙乱的景象,这是宿城外的营地,翼王军跑来跑去,巡逻的,搭建帐篷的,运输建材和粮草的,已经初夏,天气渐热,空气中弥漫着汗味和人多产生的各种诡异的味道,唐七毫无所觉,但追上来的萨尔却皱起了眉。

他与唐七演那场戏,初衷只是想把唐七拉出那个大泥潭,背后还有什么想法自然很飘渺,可是真当他带着唐七到达翼王营地并同时收到来自京城的那封信时,却忽然又觉得不真实起来。

“背后发冷。”

朱煜文长长的叹口气,放下笔站起来,看看碗,又看看岑景初,忽然道:“岑阁老,身体可好?”

他欢迎这个责任,就是不知道某些人愿不愿意成为这个责任。

“是么,朕总担心岑老算计太多,恐怕不利于颐养天年。”

“……先去看你哥吧。”萨尔还是妥协了,“话说你最近为什么老是这么着紧你哥,是你哥出事了吗?”

“朕是在怪你竟然没在汤里放东西,好让朕也意乱情迷一下。”

唐五表情不冷不热:“嗯,见过将军。”

“是啊,唐副官总是对将军横眉冷对的,将军还这么热络。将军这么威武的人,哪家姑娘不想嫁啊,我妹妹别提多崇拜将军了。”

萨尔一笑:“我太喜欢看你开窍的样子了。”

“怎么了?”

“皇上,皇上,冷静,请冷静。”净宝连忙上前收起碗。

御房中再次空空荡蕩,朱煜文看着桌子,拿起笔,在空白的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唐青叶,唐青叶,唐青叶……”

“物极必反,老天爷是公平的。”

岑景初微笑:“臣妾妇道人家,哪懂得这些东西,皇上,酸梅汤可好?”

鬼头军师重现江湖。

“可我想回账洗澡。”萨尔委屈道,“你是我的警卫兵,怎么老是指示我去别处,不行,我是将军我做主。”

“哈哈,亲爱的,你被人惦记了。”

唐大老爷的意思很简单,唐七小姐已名声尽毁,若是萨尔伯爵不愿负起责任,那她的余生便唯有常守青灯,与佛相伴了。

岑景初顿了一顿,不动声色的笑道:“皇上说笑了,祖父虽爱下棋,但绝不过火,总是适可而止,自然不会伤到身体。”

唐七走到萨尔身边,轻声道:“去看我哥。”

“好事吗?哼,是好事啊……”朱煜文又坐回椅子上,拿起一本奏摺看起来:“你可以退下了,不过,有些药喝多了不好,有些药下多了,也不好。”

岑景初的脸终于白了,她微微退后一步,做出极为恭顺的姿态:“皇上,臣妾是您的妻子,怀上孩子,那是好事啊。”

唐七沉默,管自己往唐五的营帐走去。

“皇上,皇上,小的给您跪下了,求您别生气了,伤身啊皇上!”

“皇上,这是臣妾亲自熬的汤,虽然只是简单的酸梅汤,但加了不少清热去火的药,可能味道不会很好,但为了您的身体,也请您喝两口。”岑景初轻声说着,把碗放在了桌上。

一旁换着盔甲的萨尔看到了,问道:“怎么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病。”萨尔缓缓的说,“但是,据我所知,无论谁家的医术,对于这样的病,都束手无策吧。”

唐七不动声色,她神情凝重的上下扫描唐五的身体,然后低低的嗯了一声,转身往唐五住的地方走去。

路过的巡逻士兵皆行礼后就目不斜视的离开,可是他还是能隐约听到飘来的几句八卦:“不知道那位唐家的小姐有多好,让将军这般神魂颠倒。”

朱煜文拿过碗,忽然抬手一扔,把碗狠狠的砸在地上。

朱煜文从案几中抬起头,揉揉额角,低声道:“见。”

这一次,继续在反朝廷阵营中。而且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鬼头军师,不再是运筹帷幄之中,而是奋勇拼杀在前。

净宝打开门,岑景初亲自端着盘子走进来,看看净宝,净宝见皇帝没意见,便微微弯腰,后退着出了房间,关上门,留帝国最高夫妻相对。

“惦记?”唐七开始扳手指,“从距离和亲近度上讲,爹,夫人,岑景初,恆星,这个姐姐那个姐姐,岑三,朱麒玉,还有……朱煜文。”

唐五因为以前曾经在打马关武器库干过,现在前来投奔,又没有强大武力,便正好跟着负责后勤的总管干,暂时负责武器库进出管理,此时他正在清点上一场战斗回收的箭枝,每点过一捆,他就在手中本子上划一下正字,老远看到唐七来,他一阵高兴:“青叶,你来了,你先去我帐中等着……有好东西!”他压低声音。

“哈哈!”朱煜文笑了两声,他看看满桌的奏摺,忽然全身无力,沉默了许久,叹了口气道,“朕要歇息。”

“也难说,那是你没见过将军长什么样,万一摘下面具,是个超级丑男,那可如何是好,我看啊,唐副官这么不高兴,要不就是将军不肯露真容还追求他妹妹,要不就是见过了真容,不满意!”

唐七想了想:“行,那你先去洗澡,然后去看我哥。”

唐七掀帐子出来,皱眉,很愁苦的样子:“你们的医学里,有没有治疗……的办法?”

唐七背后发寒,她退后几步,贴住了墻。

“说了,我不是开窍。”唐七不满,也接下盔甲,露出里面绛红色的短打,“我只是,觉得烦了而已。”

“皇上说什么,臣妾怎么不懂?”岑景初说完,才恍然状,“皇上莫不是以为,唐家七小姐菜里的药是臣妾下的?”她立刻笑了,颇为无奈的样子,“皇上,您要怪臣妾处理不当也就罢了,何必怀疑臣妾做这些子事儿,臣妾明白您心仪唐七小姐,您也知道臣妾心知此事,臣妾怎么会搬石砸脚。”

“萨尔。”里面传来唐七的唤声。

萨尔挠挠头,有些无奈,他走到唐五的营帐外,不远处正好能看到唐五带着手下在登记,他不是不想进营帐,免得被来来往往的围观,但是唐五不允许。

“对啊,能不好吗。”朱煜文端起碗,“下着那么大一局棋,上朝的时候还红光满面的,果然是老当益壮啊。”

“怎么可能,将军那般身段和声音,怎么都不可能丑吧……”

“见过将军!”一队巡逻而过的士兵纷纷朝萨尔行礼。

萨尔一身轻甲,头髮都束在盔甲中,朝那些士兵点头。

“不要那么气,叫我萨尔就好。”

“可我还是喜欢你呆呆的样子。”萨尔凑上来,一身的汗味,“那样感觉我能随便耍你,还能欺负你,但现在,欺负不到了。”

岑景初表情不变:“莫不是臣妾的酸梅汤不好喝,皇上生气了?”

队长,你怎么没告诉我,任务物品也可以长在人体里啊!

“因为我一直没觉得你欺负了我,所以,你自己暗爽吧。”唐七穿上外衫就往外走,留下萨尔一人在帐篷里手忙脚乱的穿着他并不擅长的繁複的外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