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离京

上一章:第74章捉姦 下一章:第76章体内

努力加载中...

萨尔和唐七当然不可能至今还没发觉,他们都半支起身,望着一步一步走近的朱煜文。

他起身,越过唐七走下床,他金髮及腰,淡紫色的长袍满是异族风情,领口不知何时扯开了,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几乎能反射出光芒。他微笑着朝小皇帝点头行礼,然后打开旁边的衣柜,藉着恆星手中灯笼的光芒,挑挑拣拣,挑出一袭墨绿的外套,递给唐七:“穿上,别冻着。”

“这关你何事!?”

信的内容很简单:“子时,出京。”

“嗯。”低低的回应声,后面有人走上来,读道,“七妹青叶,天真纯善,遭人利用,今酿此苦果,绝非她之过错,望家人……你然不怪我?”

“我好奇,当然要问。”唐七颇不自在。

朱煜文死死的盯着萨尔,低喝:“我让你出去!”

她忽然觉得她懂那种感觉。

唐七却不说话,她忽然眯起眼,紧紧的盯着朱煜文,微微抿起嘴,表情凝重。

“青叶。”唐五一脸惊喜,“你也会关心人了?”

远处传来声音。

或许他确实该觉得自己效忠于他,小时候她曾在众多监视中无意的庇护了他两年,五年间她顶着他的身份受到了多次刺杀,五年后她又代替他成为了臭名昭着的鬼头军师,最后还以他的秀女的身份进入宫廷……

他几乎控制不住他的理智,他盯着眼前的一双人,想大吼一声,却又强忍着不出声,忍得全身颤抖,咬牙:“别逼朕!”

“知道这儿髒,还不打扫打扫,若有个虫蛇鼠蚁什么的惊着了姑娘,心痛的可是皇上,你赔得起吗?!”这声音分明就是岑景初身边的宫女的。

唐五坐在房中,静静的写信,他并不蠢笨,连日来父亲耳提面命母亲接连提醒已经让他对自己的处境有了清醒的认识,唐七的事情一出,他和父亲的仕途基本是无望了,父亲得知唐七失贞的时候的表情让他确定,他肯定知道什么,可七妹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了。

“那你来干嘛?”唐七听得一头雾水。

萨尔微微垂眼,站在唐七身边,一手微扶着她的腰,一手拉着她的手,十足的保护状,可他的表情却恭顺而温和,丝毫没有挑衅感。

“她受五年暗杀不死,区区毒药能耐她何?”

朱煜文已经在狂暴的边缘了。

“可,可探视有规矩,小的……”狱卒不愿走开,面露迟疑。

唐府虽然收到了消息,但因为唐七的关係,唐家人已经被变相的软禁,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自然只能坐着等待。

朱煜文没有上朝,任由前线战报不断,一整天都将自己关在御房中。

房中灯火通明,万籁俱寂,只有写字的沙沙声。

朱煜文忽然笑了,笑得奇丑无比:“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嗯?”

“啊?”唐七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想也不想就回答,“你难道以为你跑得掉?”

不是危险,而是危机。

不是吧,这是同性之间能做的吗?

“你也以为我会害你?!”

“起来,滚,出,去!”

遭到背叛的天蝎星人,内心狂暴都会让人心悸,它们是强悍的族群,便难有值得信任的同伴,一旦有了便倾尽全力付出,一旦遭到背叛,同样会倾尽全力置之死地,她有过这样的“毁盟之战”,她和她的同族有共享过这样的波动。

无论目击者多么不希望将事情传开去,但第二天,六宫之主就下了诏,秀女唐青叶,无耻私通,□宫闱,德容败坏,除去秀女资格,打入大牢,择日提审。

唐五笑容柔和:“七妹,你知道你一越狱,多少人来找我吗?”

“去我觉得能闯出一片天地的地方。”唐五头也不抬,“青叶,你累了吧,几上有小吃,自己填点肚子,休息一下。”

净宝一整天都站在门外等着,焦虑不安,却又无从劝起,一直到傍晚,御房的门才吱呀打开,看着走出来的年轻皇帝的脸色,净宝暗暗的叹了口气。

“我为什么跑不掉?”

“我受皇后娘娘之令给你带点吃的。”静霜冷笑,“多吃点,下顿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能知道,我出去后您要做什么吗?”

“谁能让她受伤?!”

“因为在京城外等你们兄妹俩的人,只有在下一人。”门外忽然传来轻笑声,萨尔推开门,在月光下微微鞠躬,“两位,準备好月夜私奔了吗?”

“没了,你边上呆着吧,有事会喊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妹妹的心里是整个唐府!”唐五笑得那叫一个宠溺包容。

唐七坐在阴湿的牢房中,颇为无聊和不耐,没有阳光和肉,她虽然能量足够,但却总有种不安全感,望着过道隐约的火光,她忽然就想起了昨晚小皇帝的脸。

“你说什么?”朱煜文盯着她问。

皇帝无权留人,这是后宫丑事,他如果一意孤行,就是火上浇油,丑上加臭。

“你够了!”朱煜文看向唐七,“唐青叶,这就是你的选择?!”

“她被人下了药。”萨尔轻描淡写的说。

这么一想,自己对他可真是超级忠诚啊。

而萨尔,则完全没有影响,照他的说法,那一日他正例行受召,拜见皇后归来,路遇药效发作寻医的唐七,救之,然后上之……

她看过了很多人的表情,甚至有记忆库在,她能提取一个人类一辈子都记不全的表情,可不会有那么一张脸,和那时候的朱煜文那样,让她有一种诡异的危机感。

她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好在肉香足够真实和温暖,她没空继续考虑刚才想“主动做”的事情,而是率先夹起了最上面一块肉……

静霜眯着眼看唐七,颇为不耐的样子:“唐青叶,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把皇上迷得神魂颠倒,皇后娘娘想按律惩罚都不行,不过你别得意,这次犯了这样的罪,你绝无可能脱罪!”

“那正好,我已经安排好了出路,今晚就能走,你準备準备。”

唐七叹气,好吧,是她的被动酿成了巨大误会,这也是她个人的失误,虽然如果不按唐大老爷的要求做,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可做的,但正因为她对外界的一无所觉,导致了现在这纠结的局面。

唐七看看筷子里的肉,又看看油纸包,最后毅然将肉放进嘴里,然后稀里哗啦吃完了四周的肉,才优哉游哉的打开了油纸包,油纸包裹了三层,最里面的纸和锋利的小飞镖完全没沾油。

唐七看完就摇头了,不行哦,出京?那唐五怎么办!谁那么多事,她又不是出不去!

一个已经被浸透的油纸包被放在四块肉包围的中空里。

“你可以针对我做任何事,但请不要在我面前失去控制。”

唐五没回头,轻笑:“我为什么要怪你?”

“这我可不知道,万一是意乱情迷呢。”萨尔看着唐七柔情款款,“青叶,是吧?”

朱煜文像眼睛被扎了似的猛地抖了一下,声音几乎颤抖:“你们,很好……”

唐七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想了想,努力转移话题:“你为什么写信?”

“那么抱歉,我不能让她受伤。”

“如果不怀好意,就处理了吧,反正我也要走了。”唐五一顿,迟疑道,“青叶,你,有什么打算吗?”

唐五转身继续写信,一边写一边道:“因为我準备离开了。”

感觉到怀中身体的紧崩,萨尔低头望着唐七,轻轻握住她的手,唐七不知道是下意识还是故意的,反握住了萨尔。

“任何形式的,都不行。”

唐七盯着他:“我从不猜测你会想什么,但我怀疑你的控制力。”

“什么意思?”

狱卒打开牢门,静霜递过来一个食盒,狱卒就打开看了看,一股浓郁的香气弥漫开来,老远都能听到其他囚犯吞口水的声音。

昨晚,她在朱煜文身上感到了同样的波动,那么熟悉,和压抑的。

“没事,明日花太傅就会以重病为由接娘到身边尽孝,皇上不会阻止的,至于爹,若他还有理智,就会跟着娘走,若没有,就让他独自撑着这破败的唐府吧。”唐五无奈道,“不过青叶,你怎么不问,我既然今夜安排好了退路,你若不来,该怎么办?”

“离开,去哪?”

“静霜姑姑这儿走,小心路,这儿髒。”狱卒谄媚的声音。

“如果你想做什么。”唐七开口了,声音几乎不像她平时的软糯,带着一种威慑的感觉,“请你至少别在我面前做出来。”

一想到子时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带着自己出京,而到时候自己可能想不出转圜的方法,她就很头疼,衡量一番后,唐七还是觉得,把该掌握的掌握在手里更靠谱!

这女人刚才那眼神,是在,抛媚眼?

为什么呢?自己曾经效忠于他吗?

想到就做,她站起来,伸手就要扯开铁桿,却在下一秒停住了手。

“我没让他们知道我在保护你。”唐七觉得唐五的说法让她有点不舒服。

唐七越狱,京城又一阵鸡飞狗跳。

唐七接过食盒,看着静霜在狱卒的带领下离开,忽然有种不真实看。

唐七这才起床,套上了外套,站在萨尔身边,静静的望着朱煜文。

她错了,她应该主动一下。

静霜叹气:“那我也不为难你,我受皇后娘娘吩咐而来,交代两句就走。”

唐七很老实的準备起来,却被萨尔拦住,他一手撑床,一手从唐七身后环上来,拉了拉她鬆开的中衣,轻声道:“等会儿。”

“静霜姑姑说得极是,请这儿走,这就是了。”狱卒点头哈腰,将那宫女引到了唐七的牢房外,指着她道,“这位就是唐家七小姐了,姑姑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他的表情从来都很正常,不是他本性的冷酷无情,也不是小时候那般装出来的阳光灿烂,但那时候,她几乎能感到,有什么凶恶的东西正在从他的内在酝酿,或者本来已经酝酿好,而昨晚忽然就忍不住了。

鸡飞狗跳。

唐七直接在唐五床上坐下,让外面的人看不到房中有第二个人,她一边咀嚼一边轻声道:“我就是来找你,如果你有打算,我就跟着你。”如果没有,就绑了你。

“皇上,皇后,萨尔伯爵,甚至岑三,他们都第一时间到了我这里,问我你的下落。”唐五道,“为什么他们都觉得,你一越狱就会来找我?青叶,我这个做哥哥的一直没为你做过什么,你却已经让所有人都明白,你在保护我,你让我怎么怪你?”

他忽然心有所感,抬头望望,什么都没有,但显然,身后已经有了一个人,他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只是低声问:“青叶,是你么?”

他不由得苦笑,父亲到底要等七妹妹干出多少出乎意料的事才能死心。

“外面有人探头了,要弄掉吗?”唐七拿起一块小零食一边吃一边问。

“等等,那夫人怎么办?”

恆星留下了灯笼,和太医还有净宝一起出了门外。

“唔……”唐七苦恼的回想,她来这儿的路上,有特意去听其他人对唐府事情的评价,无论听懂多少,反正不怎么好,大都说唐家七小姐不知廉耻勾引外男害惨了家人什么的……“我似乎害你没了前途,我很愧疚,很不好意思,我是来道歉的,我还以为你会怪我。”

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感受不到唐五的气息了,她要去找唐五,然后把他抓起来,管什么破规矩,等到任务物品出现,截获之,速速回去!

狱卒点头,象徵性的往旁边退了两步。

多么无辜,都是春药惹的祸;但春药是谁下的,皇后虽派人严查,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他觉得他被自己背叛了。

终究,是要一条道儿走到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