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方案

上一章:第76章体内 下一章:第78章悲剧

努力加载中...

萨尔绝对不搀和,把兄妹两留在房中,任他们在里面吵吵……其实只有唐五一人在吵吵。

“而且什么?”

“你就懂了?”

门外的萨尔无声的笑了一下。

“你肯定会死,早晚问题,不治死,治了也死,我治可能迟点死,但也可能最快死。”

前线捷报频传,每当有队伍要出发去前线,唐五都蠢蠢欲动,可几次以后他就绝望了,唐七有的是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让他觉得上天下地都逃不过那双阴测测的眼睛。

确定萨尔走远,急得抓耳挠腮的唐五看唐七堵在门口不动如山,想到在打马关撤退时身上那深可见骨的刀伤,也明白了唐七的意志是绝对不可动摇的,便死心了,沉着脸站在院子中央,颇有一股要石化的感觉。

“因为你是我哥。”唐七在院子中整理着小零碎,磨得发光的小刀和镊子什么的,她的回答很隐晦,唐五已经没空联想,他颓丧的坐在一边,摆弄着盘子中发光的零碎,轻声道:“我很没用,是不是?”

唐七不说了,她沉默着离开。

“你慌什么,我让军中的大夫看看,抓个方子吃几回不就好了?”

“真没。”唐五想了想,“要说有,最近不知怎么的,很少感觉饿哦。”

啪,唐五手里的东西掉在桌子上,他眼睛瞪得铜铃大,半晌才结巴道:“你,你说什么?!”

唐七坐在巷口怔怔的望着唐五。

“我觉得这是可行的,医学发展必然经过这一关。”唐七拿出一个册子,翻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蝇头小字,看起来竟然是她自己写的,“我的脑力已经无法承受跨领域知识的消耗,只能把所有推论都写出来,很抱歉,你知道我以前看了很多,我推算了很多医中列举的猜想的可能性,并且列举了自己的猜想,总结精炼出三个方案……”

唐五愣了一愣,刷的抱胸:“做做做做什么?!”

而且,我需要那颗瘤。

唐五认真理清唐七绕口令一样的话,疲惫道:“你干吧,哥信你。”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唐七盯着唐五的肚子,问得很彆扭。

唐七沉沉的盯着唐五,忽然道:“脱衣服。”

新科翼王妃乃方侯爷嫡女方舒雪,方小侯爷的妹妹,这一大婚,两大阵营在小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联合在了一起,可想而知皇宫里又是怎样一场狂蟒之灾,前线大多数将领都要前去祝贺,本以为此事与自己无关,谁知在婚礼筹备时期,唐七却收到朱煜文的请求,帮方舒雪的嫁衣绣花。

“一事无成,英年早逝,你哥此生,这八字足矣。”

他还好无所觉,但无论她打算怎么处理,他都不可能一直好无所觉,唐七决定摊开来说。

“好吧,我知道你没明白,那么我就问你,三个方案,你选一个,还是我帮你选?”

这句听懂了,他没说让不让唐七干,而是先问:“哪三个方案?说简单点。”

“……”唐五真回答不上来,不知道什么样口味的人会喜欢唐七这样的女孩儿,包办婚姻的也就算了谁都没得选,可她这样都算自由恋爱了,想想就惊悚,那蛮子伯爵是要多重的口味才能承受这般老婆。

唐五大口吃着酱牛肉,见唐七竟然不是盯着肉而是盯着自己,不由惊奇:“七妹,怎么了?”

唐七停了停,这段话她打了很久的腹稿,确保唐五能够听懂,可现在看起来,他的眼神依然有逐渐迷茫的架势。

“什么不能没有?”

萨尔没办法,果真一步三回头的慢慢走,走半路,还是走了回来,敲敲门轻声道:“青叶,你别怕。”

“为什么这么说?”唐七对着阳光观察小刀的刀锋。

可即使如此,京城在短短一年不到又一次面临了兵临城下的局面。

唐七没见过凤凰,对着这幅图束手无策,几天以后,3D的云雾和光晕中2D的凤凰屹立其中,这着实是嫁衣界的奇葩,奈何她的手法实在独树一帜,导致前来检查的人看了一眼便立刻珍而重之的放入盒子中。

“妹妹,如果你要看刀伤,我已经好了,没什么可看的。”

“……挖出来,挖出来,挖出来。”

“这儿?”

“因为我想试试,而且……”唐七难得欲言又止。

唐七不动声色:“按照爹信里的嘱咐,我的依靠应该已经不姓唐了。”

唐五低头,陷入沉默,他忽然抬头问道:“如果不治,我是不是必死?”

这不是这个时代该有的病,唐五之所以不幸中招,因为他被“那个东西”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因子污染了。

“→_→。”

“喜欢?”唐七反问,“既成伴侣,如果信任,何须喜欢?”

唐七隔着门问:“我怕什么?”

“你是说病吗,当然没了。”

换个地方按:“疼?”

“……你生病了。”唐七也不瞒着,阳光下和精神网中,花点精力看进去,唐五的身体在她眼里几乎透明,她能看到一个小小的阴影在唐五的胃部,阴影中有什么东西满是死亡的气息。

唐五无意识的伸手,继续感叹:“青叶,你已经打击不到我了,你说……嗷,你干嘛!出血了!”

“可你也不能乱来吧,我是你哥!”

“没什么。”唐七再一次确定了唐五体中那片阴影的区域,转身进屋,“穿衣服吧。”

“我要干什么你能阻止的了?”

“我在想,我可以把你身体里的东西挖出来。”唐七开始检查一把精緻的小剪刀。

唐七擦掉刀上的血,随手扔给唐五一块手帕,平淡道:“测试下锋利程度。”

“脱!”唐七藏在袖子里的手动了动。

“那你信任哥不?你信任娘不?你能嫁的可真不少啊。”

“什么病?”唐五皱眉,“我没觉得哪儿不好啊。”

“你得先告诉我你要干什么!”

唐七空着的手在唐五没多少肌肉的肚子上按了按,问:“疼?”

“不疼,痒!你手真冷。”

“青叶,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唐五最大的疑惑却是这个,“为什么,城里最好的医生都看不出来。”

“因为大夫不会治,医有记载,但一堆猜测中和失败实验中,只有四个字是可以确定的,药石无效。”

“不送,慢走。”

光天化日的,唐七眯着眼,盯着男子的皮肤,表情很纠结。

“喜欢什么的,不懂没关係,我可以教你,等我回来,我们慢慢来。”

“嗯,听着是挺没用的……手伸出来。”

“脱光。”

华贵繁複的凤凰图,唐五看了一眼后就跟刺伤了眼睛一样转身离开了,唐七明白,这是皇后之位的象徵,她曾经在岑景初的嫁衣上看到一样的图案,她并不觉得人们口中的谋朝篡位什么的是大逆不道,她的观念更像丛林法则,没有强权是应该被传承的,不满你就抢呗,虽然小皇帝的任期有点略短,但既然他守不住,那就活该交给别人。

“恐怕是的。”

“反正,你不能走,留下来。”唐七直接坐在门口,“很快队伍就要拔营,我不会让你追上的。”

“七妹!我留下来能做什么?你一个女儿家自是不能上前线的,何必拖着我不放,哥哥在外建功立业了,你也能有个依靠不是。”

“不看刀伤。”唐七上前两步,离唐五近了点,忽然手一动,唐五眼前一闪,就见唐七小手间一把小刀反射着阳光,亮得灼人。

“食慾不振。”唐七很有文化的总结,然后又苦恼了,“这该怎么处理。”

“……”唐七不乐意了,嘟囔,“不能没有,怎么办?”

“七妹!你,你就认了?那混蛋给你下了药啊,他是强来啊!莫非,莫非你真喜欢他?”

楼远征虽步步后退,但到了京城保卫战时,却打的极为勇猛,严防死守,半步不让,战局一时间僵持在那里,谁都拿对方没办法。

被人如此笃定的说患了绝症,唐五看了好几个大夫,都没问到相同的结果,他一时间有些彷徨,不知该如何是好,而唐七自那天以后又毫无动作了,她仿佛从来不曾跟唐五说过什么似的,开始自顾自的不知道忙活些什么。

“哎行,你厉害,我打不过你。”唐五光着上身,幸而天已热,阳光洒在皮肤上热热的,但唐七的目光更热。

“……至少比你好。”

宿城的地理位置很特殊,它是京城位于西北地区的最后一层防线上的最大一个要塞,但是它本身却又离京城很远,过长的后勤运输线决定了翼王军攻破京城的战斗将很是困难,可因为西北是忠义侯方家的地盘,从这儿进发的阻碍将极少。

几乎是几天的时间,他的胃部就能摸到一个硬块,甚至还有隐隐的疼痛,虽然更严重的情况还没出现,但现在他再去问其他大夫,所有人都会给他一个叹气加摇头。

唐五什么都问不出来,见周围没人,很无奈的脱了外套。

“那你敢不敢问他喜不喜欢我?”唐七不气的回问,“我不觉得我的魅力很正常。”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翼王府世子即将在京城郊外军营中大婚。

唐五呆滞了,他回来找唐七。

“不疼。”

“可你生病了。”唐七找不出别的形容,“听我的,以后你会很难受。”

“那好,是什么病呢,为什么不让大夫来看?”

唐五自然不乐意,而且他的想法里,他为什么要听妹妹的?这是男人的事!

大婚那天,千里之外的宿城,唐五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病魔的到来。

“……详细的我就听不懂了?”

“喂喂喂,你别得寸进尺啊!”

“到底怎么了?”

唐五摇头:“有吗,没有。”

唐五怔愣了一会儿:“你怎么知道,你告诉我又有什么用?”

唐五胆儿都抖了:“妹,妹儿啊,你,你这是……”

萨尔在外面着急,拍门:“小青叶啊,你不打算送送我吗?”

“真的没有?”

军队驻扎宿城后,翼王派人整理了一部分空宅,让一些军官的随军家眷住在里面,很多人都以为曾有血手之称的唐家七小姐会重现木兰英姿,但出乎意料的是,她非常平静的接受了以鬼头将军家眷留驻临时府邸的要求,并且顺带要求她那壮志满满的哥哥也留下来。

“你最近都在弄这些东西,是什么?”唐五不以为意的擦着手臂上的血,细小的伤口很快就止血了。

“我是你妹,我知道。”唐七不耐烦,“你脱不脱?”

“吃几回,会好?”唐七问,“那让你不感觉饿的东西呢?”

随着进化和发展,疾病已经在唐七的观念中渐渐淡去,或者说,威胁它们的所谓疾病已经完全成了另外一个概念,以至于当她看到唐五身体里的阴影时,她只能推测出这个阴影扩大后将会对唐五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却不知道该怎么治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