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悲剧

上一章:第77章方案 下一章:第79章回京

努力加载中...

才几天功夫,唐五体内东西的信号越来越强烈,甚至不需要刻意探测都能感受到,唐七时不时的抬头望望天,她百分百的肯定,小队已经收到了信号,就等她完成任务要求回程,就能立刻带着任务物品离开。

“你如果叫回来完婚后我就死了,喜事连着丧事,多不吉利。”

“太累了?”唐七当然不信这鬼话,肯定是唐五搞的鬼,她试探道,“那五哥,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唐七表情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她完全摸不着头脑啊!

“你想看?”

“为什么?”

唐五眯起眼笑了笑,站起来将位置让给萨尔,萨尔坐在床边,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抓住唐七的手,声音竟然有点颤抖:“我听说你昏倒了,连忙快马加鞭赶回来,等了十多天多不见你醒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算了,醒了就好。”

还没落地就对自己用精神波冲击,这是干嘛,这是闹哪样?弄错目标了吧!

唐七已经走向小屋,烧酒消毒。

轰!

深吸一口气,她拿起了手术刀……

“你醒了吧,阿部察察。”

“脱光了到床上等着喝麻沸散!”

“怕什么?我横竖都是死,我都把命交给你了。你却不能放手一搏,这可不像你。”

“我信你,青叶,一直都信。”唐五伸手摸摸唐七的头,叹道,“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你出嫁的那一天。”

“丧事连着喜事就吉利了?”

轰!

这种针对精神力的炮……这是逮捕天蝎星犯人的专用武器!它们根本不是来接自己的,是来抓自己的!

出了什么事吗?

小丫鬟无奈,告退关门。

什么语言都无法形容她此时的惊骇,她倏地坐起来,下意识的摸摸胸口和手臂,温热的身体,里面隐隐的跳动,还有不由自主的呼吸……没有精神力,这是怎么维持的?

她眨了眨眼,不可置信的想用精神力扫描一下,忽然发现,她的精神力消失了!

“我现在就去準备东西!”唐七拔腿就走。

唐五脚步声轻盈,完全不像个有病之人,他坐在了床边,握住了唐七的手,然后……捏了捏。

队长,是我……不要开炮!

卧槽!消失了!

听到他的称呼,唐七几乎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咦她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她连忙挣脱唐五的手,向萨尔伸出手去:“萨尔啊……”

“可是我想到你每次让我喝了麻沸散躺着,又觉得你是可以救我的,七妹,你在怕吗?”

“这时候安静。”唐七给唐五灌药,“而且不做,就来不及了。”

唐五愣住,他看着唐七,忽然笑了:“你难得说这样的话。”

“行,随你。”唐七忽然感到脑中一阵轰鸣,这是有同族在向她发送信号,即将有人在此地降落,可能是现在,也可能是几天以后,她忽然有种紧张感,刷的站起来,“哥!”

看着唐五昏睡过去,唐七拿着棉布沾了酒给他擦身,眼睛盯着即将开刀的部位,详细步骤历历在目,虽然还是没什么底,但她明白,再不做就来不及了。

唐五还待开口说什么,忽然两人都调整了表情,一脸平和,因为又有脚步声传来了,推开门的竟是许久不见的萨尔。

可是,她该怎么跟队长解释这任务物品没掉对地方这个重大障碍。

唐七想不通,意识刚刚回转,她就努力的睁开眼,入目便是木质雕花的床顶,还有蓝色的床幔。

“可我说的都是真话。”唐七一点都没有被调侃的羞涩感。

唐七依然一言不发,警惕的盯着他。

唐七垂首站了一会,还是放弃了,不行,再琢磨琢磨,她必须两个都保住,这相当困难,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东西挖出来,但她不能保证维持住唐五的生命。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就打算把那个蛮子叫回来完婚给我看。”

吱呀,有人推开门,一个女声道:“小姐还没醒,奴婢正是来给小姐擦身的,五少爷若是想多陪会儿,不如等奴婢给小姐擦完身再陪,小姐也好舒服点。”

外面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听起来似乎就在不远处,怎么她的五感全都下降了?唐七下意识的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五少爷说笑了,小姐们都爱乾净,哪来擦多了伤皮肤的说法。”小丫鬟笑道。

她意识到,那一晚,肯定出了完全超出她意料的事情,以至于她现在完全无法掌控住局面,也完全想象不出接下来将面临什么!

这不是地球人能看到的蓝光,这是天蝎星人自己的武器正在运转时发出的能量光芒。

隐约中,能听到外面有呼唤声:“青叶,青叶!”“妹妹!醒来啊!”“小姐,你怎么不醒来啊!”

时间越来越紧迫。

唐七抬头仰视星空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有熟悉的引擎声在上空盘旋,她愁得没心情吃饭,一个人坐在石凳子上,在黑夜中检查自己的治疗方案。

唐七一怔,望向唐五的胃部:“开始疼啦?”时间越来越少了。

唐七紧紧拉住萨尔的手臂,眼角余光谨慎的盯着唐五,问道:“我怎么会昏倒?”

唐七扔下刀打开门往房间外冲,只看到院子里满是蓝光,但是抬头却依然是漫天的星空,这是隐形的机身正在降落,她甚至能感到炮口在缓缓对準自己。

一阵来自精神海的巨大冲击突然袭来,唐七几乎毫无防备就被这强力攻击击倒,她勉强望向窗外,发现有隐隐的蓝光透进。

看到唐七,他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缓缓的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青叶,你终于醒了啊。”

没病没灾?!

开膛手术,这完全超越她的领域和时代,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文明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的医疗方式,因为双方的身体相差实在太大。

“啊?”

“什什么?”

生平第一次,她犹豫了。

“就知道你醒了。”唐五裂开嘴秀出一口白牙,“然会装睡了啊,真不错。”

唐七刷的睁开眼,瞪大眼睛望着出声儿的唐五,唐五表情样子一点都没变,她没了精神力,也不知道他身体如何,只是惊骇的感觉怎么都挡不住,让一个土着知道她的老家名,哪个多嘴的干的?!

每一步都清晰在脑海里,但每一步后面都打着问号,她算是明白为什么科研人员受到如此严密的保护了,因为那群人每一次创新,需要的勇气比上战场还大!

极为深长的睡眠。

“不行,你不準把人叫回来。”唐五忽然强硬道。

“妹妹,你不用这么急吧!”唐五手足无措,“这大半夜的,我,我只是出来消个食啊,喂!”

“是。”

唐七忽然发现她的触感变得敏感了,唐五这一捏,竟然有鸡皮疙瘩的感觉。

“我就怕伤着她皮肤,行了,你下去吧。”

即使唐五同意豁出一条命去让她弄,她举着手术刀还是不知道该不该下手。

“反正你不準把人叫回来!”唐五叫道。

又一次攻击毫不留情的袭来,唐七毫无反抗之力,她的精神护罩土崩瓦解,只感到所有的意识和身体的所有功能都在快速衰弱,她睁大眼用所有的感官望向隐隐显露出流线型的飞船,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半浮在面前,然后再也支持不到里面的战士走出来的时刻,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我?很好啊,没病没灾的。”唐五还原地转了个圈。

“嗯。”

“你可能是太累了吧,五哥说你又是绣嫁衣又是摆弄小东西,成天忙的停不下来,被人发现昏倒在去厨房的路上……青叶啊,饿了就自己备点吃的,干嘛大半夜去偷吃,还一昏昏那么久,你不知道不生病的人一生起病来就来势汹涌吗?”

唐七终于害怕了,她调动所有精神力护住自己的精神波,咬牙準备承受这即将到来的致命一击,可是内心里还是希望那是对方弄错了,希望飞船上坐着的是昏了头的队长。

脚步声,唐五坐在了她身边:“七妹,很疼。”

“是啊。”唐五沉默,“我今天去问了大夫了,他说,没法治,让我好好享受。”

唐五失笑:“我还猜不出你的一点想法,这哥哥白当了!”

唐七真的有昏过去的冲动。

唐七却不觉得是开玩笑,因为唐五无论活不活,都不会看到她的婚礼,她是要回去的,唐七本就死了,她完成任务后身死归家,不算大错。

不应该是阿部察察吗?组织都来了,她怎么可能还在地球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五的声音传来:“晚上再擦吧,这一天擦三回太伤皮肤了,下午我来陪吧。”

“这可真是……”唐五乖乖的脱光衣服躺到床上,等着唐七端药,越想越不对,等唐七进来时仰头道,“妹啊,你到底怎么的,大半夜突然又要干了,光线够吗?别看不清啊!”

“因为我们在乎的东西不一样。”唐七道,“给我一点时间,我绝对不会放弃你。”

唐七不知道自己还会有这么不负责的时候。

唐五已经喝了调制好的麻沸散,睡得跟死了一样。

而且,肯定是个悲剧!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了,如果唐五死了,那完全就是因为他们小队追查不力的工作失误,她虽然对这方面是什么刑罚不怎么清楚,但是怎么着都不可能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