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脱力

上一章:第79章回京 下一章:第81章回府

努力加载中...

眼见着人近了,还有不堪的婆子吓得倒在地上,更有不知谁将本就站在前面的薛棋芳往前推了一把,薛棋芳这才恍然梦醒,尖叫着一簪子扎过去……自然被轻而易举躲过。^/非常文学/^

“花校尉。”侍卫统领是认得这个年轻人的,望着他伸出的手不由得迟疑。

侍卫统领受了点伤,一瘸一拐的走来走去指挥着打扫战场,见唐七一直不动,才上前恭敬道:“唐七小姐可还有事,若无事,最好还是歇歇,这地上都是尸体……”自始至终都没看唐七一眼,语气颇为僵硬。

薛棋芳想了想,拔下手头的簪子,尖利的头朝外,厉声道:“姐妹们,拿出点防身武器,若是有人溜过来害过来,我们一人一下戳死他!”

唐七本以为薛棋芳那般临危不乱的样子,定会镇定迎敌,却不想她也吓得脸色刷白,拿着簪子的手都得都有了残影,眼睛死死盯着扑向她的逃犯,却死活不见她扎过去。

“啊?哪里?受伤了吗?”

“什么很好?”薛棋芳又看看前面,虽然又有人把那个缺口堵上,但是双方对打间,侍卫队人数上的优势正在渐渐消失,她不由得满脸焦急,想到若是侍卫队不敌,光凭唐七这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无法保全大家,不由得悲从中来,“妹妹,你是个有本事的,等会若是他们冲进来,姐姐们拼死也要护你出去,你,你活着才好告诉后面的人,逃兵们在这儿,他们要往镜湖山里逃,还有,还有……让世子别娶我妹妹做填房……“

“诶,啊?!喂!妹妹!妹妹!”薛棋芳才应一下,唐七便毫不气的昏倒了,她一弱质女流,刚还吓得全身发软,哪里扛得住,侍卫统领立刻上前接住,正欲抱起来送到车里,却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了,“还是我送她去车上吧。”

虽然都是一些将门女子,但是毕竟没有亲历战场,贵妇小姐们都吓得花容失色,战斗来的太快,让她们措手不及,想跑,背后只有山林和湖泊,只能缩在一起哭泣。

唐七继续往战斗前线走,说道:“刚才试了试,别的不知道,保你们不死……还是可以的。”

这是要把他们全弄死在这啊!逃犯们心里哭喊,谁知道不过一群保护娘们儿的菜鸟而已,竟然也能让他们栽上个要命的跟头!

“嗤,说的你以前多厉害似的。”

花校尉笑道:“论辈分,我还算这小姑娘的舅舅,这事,自然是我来做,比较安全。”

侍卫统领见唐七不动,自己便也不动,低着头正好让忍不住流出的眼泪滴在地上,半晌才听眼前满身是血的姑娘缓缓道:“我,前阵子病了,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打……”她顿了顿,很是生涩的解释道,“刚才,有人过来,我拿了刀,杀了……才知道,自己能打,所以才上来。”见侍卫统领还是没反应,她的语气有些侷促,“我不是,故意等那么久。”

“有。”唐七立刻道。

此时却见后面有个贵妇作呕了一会儿,听了薛棋芳的话,点头道:“遭逢此难也是天意,我等手无缚鸡之力绝无逃脱可能,众姐妹若是同意,等会匪人若冲进来,我们便冲上去堵住他们,唐七小姐若是能安然逃脱,给家人带个话,也算一件善事。”

他可以肯定这群人身后必有追兵,为了不让追兵知道逃犯的动向,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群人拦在路上的人,更可怕的是,如果让这群逃犯伤到他们所保护的人,不仅自己,就连自己的妻儿也不会逃过京城那群大人的怒火。

“可是……这些东西自己又不会跑,也不值钱……你们如果全死了,家人搜尸肯定也搜到了啊,还省的我带。”

一步杀一人,十步血一路。

唐七点头:“嗯,只能靠他们了。”顿了顿,又道,“往山里跑,往湖里游,你们都逃不过。”想了想,又怀疑了,“我说不定也不行。”

想必其他侍卫也是这般想的,当即拔刀迎上,人数上虽是侍卫队占优,而且侍卫队装备好,精神气佳,却不如这帮逃犯经历数次战场搏杀,又是亡命之徒,招招狠手,还用战场上的抱团拼杀,侍卫队堵在镜湖通往官道的路上,牢牢护住后面的女眷们。

这一群人中,真正的主子不过十个,剩下三十多个女的不是丫鬟就是婆子,一个两个都是没见过什么阵仗的,见一个面目狰狞的汉子冲了过来,再强悍的心理準备也吓成了渣,尖叫着躲避,乱成一团。

唐七又不是非得杀人,见那些明显是援兵的人来了,眼前这些人又投降了,便放下了刀,站着不动。

薛棋芳自然点头:“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自然是明白的,放心吧,到了京城,今日之事,必不会牵扯到唐七妹妹。”

众女眷目瞪口呆,见过毒舌的,没见过这么毒舌的,还毒舌得一脸理所当然的。

众女极度的惊吓后又见如此血腥的场景,一个接一个的呕吐起来,唯独薛棋芳脸色苍白,虽惊魂未定,却能强忍噁心的感觉抓住满脸血却面无表情的唐七道:“妹妹,妹妹你怎么样?你还好吗?伤着没?”

唯独少数几个颇有些经历的女人还维持着冷静,其中自然包括薛棋芳和唐七。

她说罢,众女眷果然安静了不少,薛棋芳见场面镇定下来,看看四周,无处可逃,还是茫然了,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唐七的手:“难道便只能靠他们了吗?”眼神紧紧盯着侍卫。

此时双方都已经拼掉了半数左右的人,护卫队防线有些不支,他们不像逃犯那般毫无顾忌的滥杀前冲,他们要防住每一个企图冲进去挟持女眷的人,不由得心力交瘁,却见队伍中最低调无声的唐七小姐忽的舞着把大刀冲过来,正愣神间,几下交锋就抹了一个逃犯的脖子。

唐七解释完,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觉得心里似乎舒服了不少,却见那侍卫统领忽然跪了下去,哽咽道:“唐小姐大义,是属下魔障了,望小姐恕罪!”

“我好像……脱力了。”这种似乎一动不能动,又仿佛动一下都会昏倒的感觉真是新奇又讨厌。

“那可如何是好!”薛棋芳可不会知道脱力什么感觉。

侍卫统领几乎在发现逃俘的下一刻就带着侍卫们迎了上去,狭路相逢,本就避无可避,身后还有那么多小姐妇孺,就算不为她们,就看这些战俘狰狞凶恶的样子,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么大一群阻碍。

闻言,那侍卫统领也忍不住抬起头,担心的看着。

她不动,周围的侍卫们又不好说什么,见赶来的人马都在绑俘虏,便自觉的去照顾受伤的兄弟,还有的则去搬尸体。

京宿官道边上不远处镜湖边,激战正酣。

血溅三尺。

逃犯倒在地上,腰腹间隐隐有蠕动的场子流出来。

说罢,她就冲入了战团。

这一扎着实用力,簪子直接插在了他手腕上,逃犯剧痛欲死,只得鬆手,那姑娘夺了刀,二话不说,拦腰一劈……

那逃犯像抓小鸡一般轻鬆的伸手过来,眼见着就要碰到薛棋芳的手臂,拿刀的手腕忽的一疼,他蓦地警醒,并没有下意识的鬆手,反而握紧了刀往旁边砍去,却见刀砍的方向,一个素衣小姑娘极为轻鬆的躲过大刀,一手拿下头上的簪子,直接扎向了他的手腕。

话音刚落,侍卫队真有一个地方被杀出一条缺口,随着一个年轻侍卫的惨叫,一个衣衫褴褛的逃犯挥着大刀冲了过来,他们的想法很简单,眼前这群锦衣华服的贵族女子,随便挟持一个人,就足以要挟那些侍卫停手,顺便应付后面的追兵了。

不由沉寂了。

花校尉看怀中的少女满身满脸血的样子,想到某个强悍的姐姐,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后又被一声惨叫惊醒,眼见侍卫队没多少人了,临死嘱託的又是这么不靠谱的,不由得悲从中来,都哭了起来。

“不给你给谁,你可一定要努力逃出去!不能让姐妹们的牺牲白费。”

唐七没了精神力,一切战斗信息都全凭本能和经验,几下之后竟然如鱼得水,而且比起有精神力时的全知感,此时那种头皮发麻必有背后一刀的感觉更为刺激和惊险,让她全身每一颗细胞都兴奋的战慄起来。

逃犯早就没了斗志,本就是俘虏,再做一次俘虏毫无心理负担,面对唐七砍过来的刀,全都腿软跪在了地上,大呼投降。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大队人马的声音,随着马嘶人喊,转眼一支百人的军队就在官道上飞奔而来,见到路边的情景,纷纷变色,立时冲了上来。

薛棋芳初时也吓了一跳,见侍卫队不会一下子被击垮,硬是冷静下来,大声道:“姐妹们别怕!我们的丈夫,儿子,兄弟,个个经历的都是比这凶险十倍百倍的战场,不都好好的吗?我们的将士兵精且勇,对方不过一群宵小之徒,有什么可怕的?!”

唐七像是反应过来,她小手抓住刀似乎有些勉强,但是却輓了个漂亮的刀花,对上薛棋芳担忧的脸,却露出了一个极为开心的笑容:“我好像很好。”

裙子在战斗中旋转,染血,破裂,她一把扯下,舞刀的右手酸麻,无力,她立刻换成左手,一样战斗自如;心跳加快,气喘,汗流浃背,却更刺激了她的神经,这才是背水一战的快感,不快点结束,她要么无力被人砍死,要么自己累死,所以必须更用力的挥刀,更拼命的战斗,更小心的自保!

侍卫队因为唐七的加入仿佛打了一剂强心针,瞬时间整个战斗都有了主心骨,没一会儿就看明白唐七的强悍,便有人主动配合起来,或是为唐七看好背部,或是在唐七没砍死的人身上补刀,本来就剩下没多少人的战斗,多一个强力的战士都是一个决定性的力量,更何况唐七这种杀人狂一般的好斗者,转眼战局就发生了逆转,侍卫队压力骤减,逃犯们却压力陡增,一时间斗志锐减,想逃,却被看破他们意图的侍卫拦住了后路。

唐七眨眼,听得一头雾水,她好歹把最后一句之前的都听懂了,唯独最后一句……

前面刀剑撞击声,惨叫倒地声不断,自是没有太多考虑时间的,众人又觉得紧急时刻,带话什么唐七这有名的傻小姐肯定记不住,便七手八脚的把贴身小物往唐七手上和怀里塞,要她带给家里人。

“妹妹你要干嘛?!”薛棋芳虽不满唐七如此不靠谱没良心,还是有些担忧的。

唐七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说道:“这些东西,不用给我啊。”

侍卫统领闻言,立刻把唐七交到了花校尉手里,花校尉抱起唐七,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对侍卫统领和薛棋芳低声道:“若是可以,麻烦叮嘱下其他人,今日之事,最好还是别牵扯到她,我这外甥女的名声……已经够複杂了。”

唐七受不了,扔下被塞到手里的手帕荷包等物,提着刀就往前走。

唐七早注意到他刚才指挥时偷偷抹了把眼泪,并不是她突然敏锐了洞察人性了,而是看着地上那些昨天还护着队伍,今天就失去了生命的侍卫,总有些很不舒服的感觉,让她即使累极,也不愿动一下,只想站着看他们被安葬。

“这是怎么了?”薛棋芳本来安慰着众多女眷,心里担心唐七,一直注意着,见侍卫统领鞠躬不够,还要下跪,貌似气氛也不像谢恩,便走了过来,握住唐七的手,“妹妹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属下明白!”侍卫统领立刻表态。

“我动一下,如果昏倒了,你接住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