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回府

上一章:第80章脱力 下一章:第82章流放

努力加载中...

两人之间气氛颇为尴尬,闷着头走了许久,唐六才道:“七妹妹在宿城过得可好?听说你昏倒过。”

唐五神色不变,如常的和他寒暄两句,又慰问了唐七几句,笑眯眯的把妹妹送上车,拉着车走了,但即使唐七进了车子,萨尔依然能感到从车子里面散髮出的高危信号。

花氏和丁姨娘说了几句,对唐六道:“怎么还站着?不嫌累么,来,给六小姐摆张椅子。”

“五哥呢?”唐七一边吃一边问。

花氏笑容不变:“看来青叶一回来,倒让你这做娘的很担心啊。”

过了一会儿,唐六由人搀扶着和丁姨娘一起走了进来。

车子吱呀呀的前行着,唐七在车里忍了又忍,还是撩开车帘,望向唐五:“你……”

“不敢问。”唐七老实巴交的回答。

“他事儿多,一大早就走了,说中午会回来。”花氏微笑,“你五哥还没说他现在如何吧?”

见到唐七,花氏眼睛都红了,上前握住唐七的手就掉眼泪:“青叶,这唐家,受苦最多的就是你了。”

唐七像被踩到尾巴的兔子,惊得全身僵硬,慢慢的放下了车帘,在车子里委屈的想哭,明知道她不是专业的,能不能利落点,不让问,他又不说,这到底什么情况?

唐七想了想,既然怕唐五说不该说的,那花氏是正常地球人,总能说点她能听的吧,于是严肃的望向花氏道:“夫人,五哥最近怎么了?”

唐七当然不知道从以前大概只有六品的官衔突然到了正三品是多大一个飞跃,但看花氏那样子就知道唐五很不得了,不由得又担忧起来,这么出挑,这兄弟是想干嘛?

“没什么苦的,”唐七微笑,“不都是人过的日子吗?”

“他啊。”花氏笑得满脸放光,“你五哥回了京城后,跟着萨尔将军当了个亲卫,本来没什么特别的,偏偏登基大典上,遇前朝旧部行刺,也不知道你五哥哪来的本事,竟是混乱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当时什么样,我自然是没看到的,只知道你五哥回来后,皇上当天就赏赐不断,还封了他一个御前侍卫统领,正三品,连升三级呢。”

花氏也没了压着姨娘的兴趣,见到这母女进来还微笑着招呼:“说了多少回不用请安,怎么又来了,早饭都撤了,来时可用了?”

车队一路行进到了唐府,直接从大门行至前厅,花氏一人坐在里面等着,周围丫鬟婆子站了一圈,府中各处都很新,显然这一次,唐府算是激流勇进了。

“这样。”唐七偷瞄了唐五一眼,很不情愿的问,“那我是不是要去瞧瞧?”

就那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好吧,看来我们家青叶真是长大了,知道矜持了。”花氏笑够了,欣慰道,“靖风这阵子确实变化良多,也是他长得太慢,一般男孩子这时候早该懂事了,还好……他也不晚。”

说罢她摸摸唐七的手,叹口气:“哎,你连日赶路也累了,回你的房去睡会儿吧,晚上到正厅,我们好好吃一顿饭。”

唐六却站了起来,拉拉唐七笑道:“七妹妹,许久不见,姐姐有许多话想说呢,来,一起出去走走。”

府中这般风风雨雨的度过,后宅那些事儿反而少了,丁姨娘现在一心照顾着唐六,曾经貌美如花的容颜也早已不在,但平静安逸的表情反而让她显得更有内涵。

就是因为是近况,才不敢问啊!要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那岂不是一不小心就会犯联盟法?唐七心里默默流泪。

但萨尔最终也没得到护送唐七的“殊荣”,按照辕朝的规矩,尚未成亲不得太近,虽然在宿城没人管,到了京城就不一样了,唐五也在一旁虎视眈眈,确定了唐七没受伤后,便让唐五带着唐七离开了。

“还有一个人……”唐七隐晦的提醒,自从那次醒来,以前没什么感觉的心脏,一想起唐大老爷就一阵不爽,估计自己以前真的被这个爹折腾的够呛。

这一睡,第二天早上才醒来。

本来花校尉是打算等所有女眷的亲人在城门口接了人亲自送唐七回唐府,却见萨尔已经等在了城门口。

奇怪的是,唐七本来什么事都没,到了城门口看到萨尔还笑了笑,见到唐五后却神情大变,像是张开了刺的刺猬,极为警戒疏远的盯着唐五,仿佛唐五动一动,她就会一口咬上去。

“额……其他人呢?”唐府可是有一大家子的人的。

花校尉在路上告诉唐七,他是花氏的弟弟,上一次见唐七时,她还是个婴儿,唐七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自称舅舅,她却没一点印象。

花氏连忙道:“能睡是福,就是昨晚没吃饭,可别饿到了,来,这是宫里御厨才会做的凉拌七珍,很是开胃,你尝尝,喝了粥润胃,再吃东西,才对身体好。”

唐七这才明白原来花氏那番话的潜台词是请迴避,于是二话不说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没生病,”唐七顿了顿,“就是更像个人了。”

“谢夫人。”唐六低声道。

“你爹啊。”花氏一脸淡然,“他病了,也睡着呢,估摸着晚饭也起不来。”

丁姨娘哂笑:“青菲又不碍着七小姐什么的,只是青菲是做姐姐的,若是后出阁,这夫家还不知会怎么想。”

还来不及思考,一纸诏,萨尔又被叫进宫去。最近百废待兴,虽然翼王爷是众望所归,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即使老百姓并不介意谁当皇帝,但皇帝和百官不能不介意名声问题,现在各种祭祖立谱的事情纷至沓来,皇帝焦头烂额,萨尔等几位将军便全权接手了防止前朝反扑的警卫大任,也忙得连轴转。

看样子,唐六是有心问什么的,可最终还是没出口,只是幽幽的叹道:“大家都是苦命人,奈何最初选了不一样的路,妹妹是越过越好,姐姐却是越过越差,这可真是人各有命,怨不得旁人啊。”

“你大哥虽然在江州,但托你五哥的福,最近也将被调回京城,若是你二哥今年恩科能考个功名,唐家才算是真正又回来了。”花氏叹道。

四人坐下后,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丁姨娘忽然叹口气,道:“夫人,本来七小姐在场,论礼,奴婢不该说这些,但是要再等下去,若是连七小姐都出阁了,青菲却还……奴婢又实在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

“哦,是昏过。”

唐七不知道说什么,乾脆不回答。

“去哪?”唐七问。

回京娘子军大队经过这一劫,再也没了沿途游玩的兴致,在花校尉的护送下,一路急行军,第二天晚上就到了京城,个个憔悴不堪,相互道别后各回各家。

中午,唐七刚在自己房中用过午饭,唐五便带着人来了,让星辰伺候唐七换了衣服準备準备,就上了马车。

唐七才不管那些,还在组织着问题:“你是……”

唐六除了进来行礼,都一直沉默的在一旁站着,眼睛若有似无的打量着唐七。

花氏自然不会漏过唐七那一眼,她是知道唐五以前被唐七吃的死死的,今天这一幕看在眼里,讶在心里,不由得笑道:“果然长大了,知道听哥哥的了?不用去,没的过了病气,等病好些再去看吧。”

花氏看看唐七,道:“青叶,青菲,外面天气正好,你们姐妹俩也许久没见了,不出去逛逛吗?”

“地勤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地面规章制度,你再业余也不能被提醒了都置之不理吧。”

丁姨娘笑道:“自然是用了再来的,都是大人了,哪还敢腆着脸来蹭饭啊,就算夫人您宽容,但礼不可废,反正青菲每天都要行走百步,那小院子也没甚可逛的,不如来请个安,也好陪夫人您说说话,顺便看看能不能碰上七小姐。”

“几个月不见倒是会说话了,来,让我看看,气色如何了。”花氏上下左右的瞧,擦了把眼睛,“还是瘦了,脸色也不好,哎,出嫁前一定得好好补补。”

唐七想也不想道:“我不需要晒太阳了。”

要以前唐七才不管胃润不润滑,反正她不怕胃病或者便秘,现在却不行了,这里医疗条件让她不知道如何评价,反正生什么病都不是小事,她打赌她要是生什么这儿治不了的病,那个神秘的改造她身体的混蛋是绝对不带出手的。

“可是生了什么病?也没见你找大夫,那可不好啊,有病得治。”

唐六见状也知趣,不再说什么了,两人逛了许久,都不见花氏召唤,便各自道了别分开了。

唐七又回到了原先的院子,发现丫鬟又换了一批,恆星早不知道去了哪,好在星辰无父无母,便继续在她身边贴身伺候。

“你大哥继续外放江州,二哥去了京郊的院闭门读準备嗯,你三姐四姐我就不说了,你五哥呢……”花氏笑着看了眼旁边的唐五,“让他自己跟你说吧,至于你六姐,她这时候刚吃了药,最睏倦的时候,我让她先睡,晚上起来一家子吃饭,她娘正陪着她。”

那口气,就好像说宫里某个扫地的似的。

院子里摆设都没变,依然是那么一副冷清乾净到没人住似的样子,唐七也没感觉不妥,转来转去发现没事做,便也洗洗睡了。

花氏瞪大眼:“不敢问?这,这……”她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的老天爷,当年为了让你哥哥离开打马关,照着肚子砍一刀眼都不眨的姑娘,怎么现在连他的近况都不敢问了,这是怎么了?转性了?”

自始至终,花氏都没提到唐大老爷,唐七本来也不怎么感兴趣,便没再问。

她去给花氏请安,很诚心的道歉:“星辰说叫不醒我……”

唐五骑在马上,见唐七一脸难掩疑惑和畏惧的样子,笑了笑:“闺秀在大街上不能露脸哦。”

他这才知道自从唐七那一次长睡醒来后诡异感从何而来了,以前都是唐七这个妹妹把唐五吃的死死的,现在却无形中掉了个个儿,唐五笑一笑都能让唐七摆出战斗姿态,可是他和唐五自唐七醒来后与她相处的时间都差不多啊,唯一有差别的就是……唐七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是唐五。

“呵呵。”唐六只能笑。

唐五穿着绛红色的官服,在马上摇摇晃晃,表情很平淡:“哦,宫里那个以前的皇帝,要见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