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赚了

上一章:第82章流放 下一章:第84章上轿

努力加载中...

虽然毫无抱怨,虽然自认有罪,可她一直懊悔的是自己和队长一时冲动和糊涂,在没有追到任务物品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不是报告上面,而是私自下到地面去等待,企图弥补失误,却没想,这个漏洞就如滚雪球一样,越补越大,大到她最终,对唐五用起了超出这文明医学平均水平的东西。

她眼泪都流下来了。

“所以……”唐七有不好的预感。

然后再去垃圾星捡垃圾……

这种软弱的表现在地球人的脸上完全不突兀,因为适当的软弱后必是坚强。

联盟说是把唐五带回去治病,把队长一通训练然后代替唐五来到地球以弥补,看似完满的结局上,却完全罔顾了唐五的想法。

“你让他一个人类……在那儿……”唐七哑口无言,“重力,文明……氧气……”

唐七当然不气,招呼唐五吃了几个,唐五等星辰下去了,忽然笑道:“察察啊,其实这样也挺好。”

“那是你在这儿身死后……”唐五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他深吸一口气,“纠察队队长为了整你,特地告诉我先吓吓你,什么都不告诉你,我看你上阵杀敌一把手,一被吓就察察,说不定这是你流放前最后一段自由的日子了,好好享受。”

“什么?”唐七吃着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吐葡萄核。

这些年唐家这么些女儿,即使是真正的嫡女唐三也是急匆匆的远嫁,现在轮到唐七,一切安定下来,花氏自然是要卯足了劲大办的,她发现唐五自宿城回来后长进了不少,办事稳妥还很有气概,心下高兴,对着京城待嫁的姑娘很是一番打听。

属于唐五的身体硬是让他站出一股发着荧光的感觉,以前那个经常被她堵得哑口无言的地球少年已经不见了,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他转过身来对望,眼中的光芒和神情无一不昭示着眼前的人和以前那个少年已经判若两人。

她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想念宇宙中的万亿星辰,想念出征前每一次在英魂碑前的仰望,想念每一次凯旋和任务,想念每一次航行时寂静中的对望……

这时,星辰端着一个盘子进来,笑道:“小姐,这是準姑爷特地给您送来的葡萄,这是从南方快马加鞭送来的,可新鲜呢!快尝尝。”

天蝎人的感情是需要传递的,所以唐七从来不知道以前一直冷静而大胆的应对所有情况的队长会有这样惆怅而无奈的表情。

“为什么不可以,他给唐家下的聘,我也可以啊。”唐五理所当然状,“而且,无论怎么样,我是队长,天上地上,我都是你上司,你想抗命?”

唐五走了两步,缓和了声调:“其实,你也不冤。”

“流放……不是去垃圾星做苦力吗?”

流放啊,全民族乖乖小孩的唐七从来没想过这么严重的罪责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这简直就逆天了,她会被家族踢出去永世不得回家的啊。

“还有就是你为什么要想不通企图解剖呢?!你不知道这行为严重违法大联盟土着生物保护条例吗?!”唐五怒斥,“笨蛋啊,这个没有手术的时代,连细菌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去动手术了,你以为火和酒精就行了吗?你给谁开过刀啊?你动刀子后最和平的动作顶多就是切肉片吧!”

“所以,就好好活吧。”

虽说上面还有哥哥没成家,还有姐姐没出阁,但唐家情况特殊,京城有意结亲的人还是不少,前前后后不少人来相看唐五,都表示极为满意,唐五早就知道要过这一关,他可以所有行为习惯都和唐五一样,但是审美是改不过来的,谁都没指望地勤工作员爱上当地土着……

唐七还是呆呆的,她对流放毫无畏惧,但是忽然想到还要在这儿度过漫长的不知道多少年,又感到一阵恐慌。

唐家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唐大老爷依然在礼部尚之位不动,上下都已经明白他再怎么蹦跶都没什么前途了,除了唐大老爷在朝廷洗牌重新任命官员时,满怀期待却得知依然原地踏步后气得大病一场,包括花氏在内所有人都是鬆了口气的,连带着觉得偿还唐七的时候到了。

唐五乐了:“跟捡了宝似的,信不信我娶了萨尔?”

她知道大联盟不会乱来,她也知道私自留在这里等待任务物品不对,却没想到严重到要流放的地步。

“太子妃还托太子给我一堆画像,说是他们家族中适龄的好女儿,我倒是去翻了,愣是没看出差别来。”唐五愁死了,“画工什么我不说了,动作也是一样的,就名字不一样而已,后来路上遇见,太子妃还跟我说xxx好看,yyy秀气,我记得名字,也记得名字对应的画,可和那些形容词完全搭不上啊!”

“正是因为科技落后,交通不便利,所以有些关心和讨好,才显得弥足珍贵啊。”唐五意味深长,“察察啊,你一个小兵蛋子,到了这儿却能得到这样的对待,这罪犯,你当得赚了啊!”

唐七自宫中归来,虽然废帝特地要求见她,但其实现在在品级和地位上,她只能算京城千百贵女中的普通一员,而且正是待嫁期,萨尔已经托平王为媒请了吉日,就在一个月后了,唐七刚回京城,嫁妆都没备好,自然被花氏押在家中準备嫁妆。

以前她无所畏惧,没有任何要求,什么都不关心,因为清楚的明白,几年后完成了任务她就能回去,可是现在忽然得知,她要在这儿呆到平均年龄,除非别的意外让她死亡,否则真的只能和这儿所有的人,女人一样,嫁人,相夫,教子,然后死亡。

唐五这才反应过来,很是纠结的扶额:“该死,忘了性别问题了。”

唐五接上了神逻辑:“你跟萨尔谈得来,不代表我跟他妹妹谈得来,就算他们有类似的生活环境,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点你应该能体会吧。”

“哼哼哼!”鬆了口气的唐七转而得意的冷笑。

唐七忽然全身僵硬了,不由自主的,她望向唐五的眼神也凝滞了。

唐七忽然想到,唐五醒来时,忽然看到自己的几乎透明的同族,抬头没有蓝天而是漫天的星河,甚至在还不知道氧气为何物的时候就失去了呼吸的权利或者戴上氧气罩,弱小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了地表的一丝星际罡风的吹拂,他会怎么样?

他虽然已经成长,但因为被保护的太好,终究少年心性多,说不定他会寻找花氏,寻找唐大老爷,甚至是……寻找自己。

唐七针一停:“萨尔好像有个妹妹。”

“就因为我们追丢了任务物品吗?就因为唐五不小心中招了吗?这也太倒霉了吧!”唐七哭诉。

唐五满脸苦相:“地勤人员真不是人做的,我都快疯了,事先需要太多的準备了,文化,语言,走路动作乃至说话语气都要做到仿真,我那时候才知道这么把你放在地球是多不负责任的一件事。//

唐七每天跟做赏金任务一样绣了荷包绣手帕,绣了手帕绣枕套,后来几个绣娘看自己手艺还有速度和唐七实在差太多,乾脆被套和床帐都让唐七自己干了,唐七也无所谓,每天手上不停,一边听唐五工作完了来吐槽。

……她真的有泪腺了。

对于严谨的民族来说,犯罪,那真是比死还可耻的一件事。

“明白为什么会被流放了?”看着唐七僵硬不动的样子,队长问道。

唐七想了想,竟然贼兮兮的笑起来:“哈哈,那萨尔我占领了,您另寻高地吧。”

她不由自主望向了站立的少年……现在应该是青年了。

唐七眨眨眼,望着窗外的阳光。唐五走了两步,正好走在窗边,两人都看向外面,恆星的光芒似乎是他们和宇宙唯一的联繫了。

唐七抬头看他。

“哎,成亲就像找战友,一丝鬆懈都不行,没有共同语言也不行,你好歹还有个萨尔,我可怎么办好!”唐五陷入了苦恼。

唐七不说话了,她当初就知道这个行为有多冲动,所以做之前就做好了失败的準备,现在被骂也没话说。半晌她忽然问:“那,原先的唐五呢?”

“我们两个合起来犯的罪那简直有一大堆,而且我犯了最重的罪,你犯了最多的罪,综合起来,我们两个全部流放。”唐五顿了顿,“在这……”

相比自己出生的恶劣环境,地球真是一个太美好的存在,太阳,大气层,这是一个属于万物的温室,让他们一个个娇小柔弱。

“你还担心这些?在落后文明呆久了,连带我们什么技术都不记得了?”唐五没好气,“你更应该担心我和你自己吧!”

可是真正害他到那个地方的,是自己。

唐七都不想活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陌生?”队长低声道,“察察,我们夺走了他的一切。”

这一切都要远去了。

唐七点点头,沉默不语。

“运走治疗,可能,就不回来了,人类的身体和我们完全不一样,要么我们自己研究治疗方法顺便取出,要么就是找个有类似生命体态的文明直接找人医治,但是,这种情况,一般人是不会送回来了。”

唐七委屈:“我发觉你们要来了,如果到时候大家一起烦恼,不如我先试试看啊。”

唐七瞪大眼,反应不过来:“怎么可以!”

“什么?”

“把你扔在地球后没多久,纠察队就发现了,鑒于你当时已经在地球上了,他们就没打搅,而是……把我抓起来培训了。”

“等等。”唐七忽然眼睛一亮,“队长,雄性和雄性,好像不能结合吧……”

“你差点弄死你家地球哥哥啊!”唐五大叫,“我当时就在飞船上,纠察队队长亲自来处理你,看你动刀子他的精神力简直要暴动了!没一炮射死你算好的了,我都想打你,丫头你怎么这么傻呢?就算让你全权处理,处理不了也可以等我们来啊!”

唐七抿起嘴,表情极度不满,瞪着唐五的样子好像很想咬一口,唐五一点都不怕,笑眯眯的回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