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上轿

上一章:第83章赚了 下一章:第85章小番外

努力加载中...

花氏点点头,没说什么,眼泪如珠落下,却笑得极为开心。

“你嫁过去后,趁着还没别人,一定要加把劲先生个嫡子,稳住你的地位,然后来的小妾,她们若是闹腾,你万不可随意动武,有事就告诉我,有我在,左右她们翻不过天去。”花氏越说越流畅,“以前唐家没那么多波折,我成日里就在宅子里跟那些人勾心斗角,吴姨娘丁姨娘哪个是好相与的,后来不都服服帖帖的?你可见我动了武?记住,关键是男人的心,你占理,他就不能做什么,若是动了武,他给你个善妒的名头,可没处伸冤去。”

两人往外走,正看到唐五站在门外,唐七才想到她觉得足够恶毒的话回答:“放心,就算我嫁了,五哥也能娶个回来,补我的空。”

唐七指了指墻脚新添置的架,有个格子里一叠全是信,她表情不耐烦:“一天照三顿的送信,烦不烦?”

唐七出嫁那天,天已微凉,中午沐浴更衣的时候,唐七第一次深切的感到了什么是冷。

“他让我挑挑,喜欢什么姿势。”唐七表情有点疑惑,“我有点不明白,是他太开放,还是你太保守。”

于是花氏一脚踹过去斥道:“你妹妹大喜日子,说什么呢?!”

她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正要抬手擦眼睛,却被唐七反手握住,只见唐七黑黝黝的眸子认真的盯着花氏,低声道:“我确定了,你也是我娘。”

“青叶啊,男婚女嫁之事本就人之常情,当姑娘家时有些事你自然不方便知道,但是现在,就必须知道了。”花氏说罢,拿出一叠图来,直接推给唐七,“虽然一般都是男人主动,但若事先没些準备,女儿家可会吃不少苦头,这破身,就是极痛的,另外,还有些……动作,若是跟不上,还是很累的,总之,这,这些你先看,若有不懂之处,可以问我。”

“……我知道。”

“……我送你上轿。”唐家的大门就在眼前,外面锣鼓声声,隐约可见人群中,一缕金灿灿的头髮闪过,那个人笑得像只狐狸。

“没看明白?”

“……背!蠢货!”唐五还是习惯性的骂自家傻瓜战士。

先是炯炯有神的“床上那点事儿”专题演讲,花氏回忆起自己给唐三讲时母女俩到后来都羞涩得说不下去就颇为好笑,现在转头开始对唐七进行教学。

《颤抖吧,阿部/颤抖吧,ET!》正文完

花氏表情有点纠结,不知道该夸他们感情好还是该管教一下,最后还是语重心长说了一句:“青叶啊,虽然你们订婚,但互通信这些,也算私相授受,能不弄,还是尽量不弄吧?”

花氏打开信看了一下,半晌不说话,随后才叹气:“青叶,傻人有傻福啊。”

“所以,你还真是嫁对人了。”花氏抚着额头,“我还真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咦,不对,还是有的。”花氏冷笑一声,重新又转头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幽幽道,“青叶啊,你嫁过去既是将军夫人,那便是将军府后宅的主人,将军这般的人物,以后定是妻妾成群,你这性子,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有了这句话,只要唐七不犯抽,萨尔的后宅基本就乾净了,花氏很放心,也有点羡慕,又看了一遍信,忽然问:“你有嫌他烦吗?”

花氏摸摸那卷东西,感觉手感很奇怪,打开一看,差点昏过去,满目的春宫图,一格一格的画着,是西方那种浓墨重彩的画风,人物表情和动作淫]靡而放]蕩,饶是历经人事甚至为人母多年,她依然脸上发烧,啪的关上春宫图,面目狰狞,咬牙切齿:“这,这将军,怎么,怎么就……”

唐七出嫁前,花氏特地和她彻夜长谈。

唐七从没研究过婚嫁,什么六礼订亲都是花氏一手包办,现在听了什么拦轿门催嫁的,只觉得头昏脑胀,只好忍着不耐烦老老实实坐下,心里嘟囔着:“浪费资源。”

花氏那一脚又隐秘又没什么力气,唐五纯当挠痒痒,一动不动,叹气,弯的跟下去点道:“上来,我背你。”

花氏额头青筋暴起:“青叶!矜持!去了夫家可不能这么说话!”

“所以?”

唐七总结:“就是先占领高地,然后把所有企图登顶的都踢下去?”

妹儿的,怎么一点都不想哭了。

许久以后,方才有人来通知,新娘可以上轿了,唐七还没起来,就被唐六拦住嗔道:“让你起来你就起来?你不是最会装样吗,装到底啊!矜持点!”唐七还没明白,一旁喜娘就符合道:“对的对的,新娘子得摆点谱,让他们等着,催妆三次方能出去。”

“……”

花氏立刻歇了,看天色不早,唐七还要最后检查一遍嫁妆,总觉得有很多要说,但细想之下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拍拍唐七的手,轻声道:“青叶啊,唐家这么多年,最对不起的,就数你了,现在有了好归宿,我也高兴,你本就是个不受拘束的性子,我看得出,你聪明,却懒得想,我也就替你娘再叮嘱一句,切莫太无所谓了,事在人为,以后就要嫁为人妇,再不是随心所欲的一个人了,萨尔虽然在辕朝没有根基,好歹靠着那一场仗有了官职,就算以后再无进爵,那也能够保你一世无忧,所以啊,好好过日子,前面吃那么多苦,成亲后就都该还回来了,哎,你瞧,我本没想说那么多,又没完没了的,真是人老了,就啰嗦了……”

这到底是夸是骂?唐七没听懂,不动声色。

信上也没什么山盟海誓,只有萨尔一句哭诉:

“青叶啊,怎么办,我听说这儿三妻四妾合法,你会不会嫌我烦给我塞小老婆?”

花氏沉默半晌,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叹口气,起身,沧桑道:“青叶,你可真是个没羞没躁的性子。”

三次催妆,房门终于打开,花氏领头站在门口,后面乌泱泱的一大堆人,花氏流着眼泪走进来,对唐七哭道:“青叶啊,去了要好好服侍夫君,相夫教子……”乌拉拉说了一堆,唐七瞠目结舌的看着,冷不丁被唐六捏了一下低声道:“哭啊!哭嫁呢!”

“看得明白,刚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春宫图?”唐七叹气,“没有更逼真的了吗?你如果以后还要给人看,会让人失去行房的的,要不我给你绣点?”

“有什么想说的?”

“你当我想?”花氏擦擦眼泪,“一群闹心的娃,嫁一个少一个,以后也轻鬆。”

“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说?繁衍后代,多么神圣和伟大的一件事。”唐七还是翻着春宫图,不忍卒睹的样子,“难怪大多数女性婚姻不幸福,这个开头太惨烈了。”

唐七翻开来,一页,又一页,三页后,摇摇头,花氏一振,问:“可有不懂之处?”

“瞎说!”花氏笑了,“还能有比你更闹心的吗?”说罢招呼唐五,“靖风,来,到你了。”

唐七毫不气拿过就吃,旁边喜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

唐七看了看唐五不怎么宽阔的背,咧嘴一笑,直接跳上唐五的背,压得唐五差点向地上撞去,唐五龇牙咧嘴,却不说话。

花氏坐在凳子上还是一个踉跄,她哭笑不得:“青叶,矜持点,女孩子家不该这样说那事的。”

穿嫁衣的时候,她一直默默的看着自己手臂上竖起的寒毛,直到中衣盖住了手臂,才收回目光,望向镜中,喜娘拿着纱线对着她的脸巡迴了半天才道:“这新娘子皮肤真好,几乎看不出汗毛来。”说罢便象徵性的绞了几下算开面了。

唐七随手拿出一卷东西,放在桌上给花氏,随口道:“萨尔派人送来的,你看看再考虑我该以什么态度嫁过去。”

唐七上前握住花氏的手,柔声道:“别哭了,不难受。”

阿部察察,你被流放了,在这虫族都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地方,没战斗没亲人,说不定以后都是在一个四方天空里和一群地球人相对无言,你的梦想,你的雄心壮志,你热爱的战友和上司还有你的族人甚至你还没影儿的信息链结合者……都没了……

唐七耸耸肩:“请跟他说去。”

“哦……”唐七慢吞吞的回答,又拿出一封信来,递给花氏,“我恍惚觉得似乎不用那么麻烦。”

“这画得。”唐七无限鄙视,“太考验联想了。”

她脑中晃过的画面,有打马关的大漠孤烟,有唐五傻呵呵的眼神,有李氏站在门边的凝望,有花氏流着泪的笑容,有朱煜文在窗檐的回望,有队长变成唐五后每一次都在唐七的马车边骑马护卫的身影,还有萨尔起身握拳轻触胸口,低声笑道:“从今以后,一直都是。”

唐五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放心,我试过了,就算你打不过他,他也打不过我。”

“对,就是这个理!”

“哭!?”唐七无措了,这……她想到她自泪腺有功能后唯一一次哭,就是得知被流放了,要留在地球上那么多年,现在她一点都不伤悲,既然一定要哭,那便只有联想了。

唐五还是穿着他绛红色的军装,笑嘻嘻的看着唐七,走过来转身在她前面弯腰:“来。”

一群人的陪同下,唐七手臂搂着唐五的脖子,在唐五平稳地往外走时,她小声的在唐五耳边道:“队长,我要嫁人了呢。”

外面喧闹起来,迎亲大队已经到了门口,一片锣鼓喧嚣声,老远的传到唐七的闺房,唐六一边陪着,给唐七塞了一堆点心:“他们拦轿门呢,等到吃起嫁酒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你先吃些垫垫。”

“……踹?”唐七没被人背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