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悲惨的开始·01

下一章:第2章悲惨的开始·02

努力加载中...

波先生拿下头上的大礼帽,就是这顶帽子让他的头在雾中看起来又大又方。他站在那里,对着白手帕猛烈咳嗽。奥薇特和克劳斯走过去和他握手问好。

“当然,后来消防队赶来了,”波先生说,“不过已经太晚了,整栋房子都被大火吞噬,烧得精光。”

老二克劳斯·波特莱尔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喜欢研究潮池中的生物。他已经十二岁了,戴着一副眼镜,所以看起来挺聪明的。他是真的很聪明。波特莱尔夫妇在家里有一间超大的图书室,里面放满了几千本各种不同领域的书。克劳斯只有十二岁,当然没办法把家里图书室的书全部读完,不过他也看了不少,而且从中获得了许多知识。他知道如何分辨短吻鳄和非洲鳄的不同;他知道是谁杀了恺撒大帝;他还认得很多在布莱尼海滩上可以见到的黏糊糊的小生物,他现在正在研究它们呢。

三姐弟看着他。奥薇特的左手还握着石头,心里面有点不好意思,她很庆幸自己并没有把石头丢向波先生。

“是啊!天气真好。”波先生瞪着空无一人的海滩,心不在焉地说,“我恐怕有个很坏的消息要告诉你们。”

奥薇特·波特莱尔是大姐,她喜欢打水漂儿。跟大部分十四岁的青少年一样,她是个右撇子,所以把石子丢向朦胧的水面时,用右手丢总是比她用左手丢得远。当她打水漂儿时,会看着地平线,然后想着她要发明的东西。了解奥薇特的人都知道,她是真的很努力地在思考,因为她都用丝带把长髮扎起来,以免遮住眼睛。奥薇特很懂得发明和製造奇怪装置的窍门,她的脑子里总是装满了滑轮、槓桿和齿轮的画面,所以她不想被头髮这种琐碎的东西干扰。这个早晨,她正在想如何才能製造出一种器具,可以在你把石子丢向海中之后,再把它拿回来。

“你看!”克劳斯指着那个影子说。影子靠得更近了,他们可以看得更清楚。它差不多是个大人的身材,只不过它的头高高的,而且很方正。

“跟我来吧。”波先生说着,伸出他的手来。奥薇特得把手中的石头扔掉,好让波先生牵着她。克劳斯牵着奥薇特的另一只手,桑妮则牵着克劳斯的另一只手。波特莱尔家的三个孩子——现在应该改称波特莱尔家的三个孤儿了——就这么牵着波先生的手,离开了海边,也离开了他们先前的生活。

“很好!谢谢你们。”波先生说,不过他看起来很悲伤。接下来的几秒钟都没有人说话。孩子们觉得波先生这个时候出现在布莱尼海滩有点奇怪,他不是应该在城里的银行吗?那才是他工作的地方,而且他的穿着也不像是要来海边的样子。

如果你只对有快乐结局的故事感兴趣,那么你最好去看别的书。在这本书里,没有快乐的结局,也没有快乐的开始,甚至中间也没有太多快乐的事。这是因为波特莱尔三姐弟,在生活中很少碰到快乐的事。波特莱尔三姐弟——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是很聪明的孩子,他们不但机智、迷人,看起来也很可爱,可是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几乎都充满不幸、悲惨,以及绝望。很抱歉我这么说,不过故事就是这么发生的。

就在远远的地方,布莱尼海滩雾濛濛的岸边,可以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走过来。

“您好吗?”克劳斯说。

虽然波先生说自己是遗产的执行者,奥薇特却觉得他像是死刑的执行者。他就这么走到海边来,永远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桑妮·波特莱尔是最小的一个,喜欢咬东西。她还是个婴儿,个子很小,只比靴子大上那么一点点。她的个子虽然比不上人家,但她那四颗牙齿又大又锐利,可就没有人比得上了。桑妮这种年龄的孩子通常只会发出一串让人听不懂的叫声。偶尔她会说出几个正确的字眼,譬如“瓶瓶”、“妈咪”和“咬咬”,但除此之外,大部分人很难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像今天早上,她一直说“快快!快快!”,意思可能是“看看雾里面那个怪怪的影子!”

波先生又对着白手帕咳嗽了好几次,然后继续说道:“我是来这里把你们带回去的,先把你们带到我家,在我们想出该怎么办之前,你们可以在我家住一阵子。我是你们父母亲遗产的执行者,意思就是,我会管理他们留下来的大笔遗产,并安排你们的去处。等到奥薇特长大之后,这些财产都会是你们的,不过在这之前,银行会先替你们保管。”

克劳斯彷彿看透了姐姐的心思,他说:“因为有雾,所以才看起来有点吓人。”

克劳斯在他的脑海里想像着,图书室里的那些书在熊熊大火中烧成了灰烬。如今,他再也不可能将它们全部看完了。

“海边只有我们啊,”奥薇特有点紧张地说,“应该不会有人向我们这边走过来才对。”她的左手正握着一颗细扁光滑的石头,本来想把它尽力抛向远远的海面,不过现在,有那么一剎那,她却想把它抛向那个影子,因为它看起来实在有点吓人。

“天气真好。”奥薇特终于开口,製造点话题。桑妮也发出声音,听起来像是生气的鸟儿在尖叫,克劳斯把她抱起来。

“他们去世了,”波先生说,“那场大火把整栋房子都烧了。亲爱的,我非常、非常难过,却不得不告诉你们这个消息。”

“你们的父母亲,”波先生说,“在一场可怕的大火中去世了。”

“好!”桑妮说。

这倒是真的。当那个身影走到孩子们面前时,他们都鬆了一口气。这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而是他们都认识的一个人:波先生。波先生是波特莱尔夫妇的朋友,孩子们在家里的晚餐聚会上见过他好几次。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最喜欢他们爸妈的一点是,当家里有客人来拜访的时候,不会叫他们走开。只要他们愿意帮忙收拾餐桌,爸妈就会让他们上桌跟大人一起吃饭,参与大人之间的谈话。孩子们都记得波先生,因为他总是在感冒,没隔多久就会跟大家说声抱歉,然后走到隔壁房间去咳嗽。

“您好吗?”奥薇特说。

“去世,”波先生说,“意思就是死了。”

他们的不幸,就从在布莱尼海滩的那天开始。波特莱尔三姐弟和父母亲一起住在骯髒、繁忙的城市里,他们的大宅邸就位于城市的中心。偶尔,父母亲会准许他们推着那台“老爷推车”到海边去——“老爷推车”你懂吗?意思就是摇摇晃晃,简直就快散掉了的推车。孩子们会在海边逗留个一整天,就像在度假一样,直到晚餐时间才回家。这天早上,天空又灰又暗,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因为如果天气晴朗炎热,布莱尼海滩就会塞满观光客,根本就不可能有地方让你把毯子好好地舖在沙滩上;如果天空乌云密布、灰灰暗暗的,那么这个沙滩可就只属于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了,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们知道去世的意思。”克劳斯彆扭地说。他确实知道“去世”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不明白波先生说的到底是什么,他觉得波先生一定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你想那是什么东西啊?”奥薇特问。

孩子们没有说话。

此话不假!就在远远的地方,布莱尼海滩雾濛濛的岸边,可以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走过来。桑妮早就看见了,叫了好一会儿。克劳斯正在研究毛刺蟹,这时抬起头来也看见了。他碰碰奥薇特的手臂,把她从发明的思绪中拉回来。

奥薇特把视线从波先生身上挪开,望向茫茫的大海。波先生以前从来没有叫过他们“亲爱的”。她听懂了波先生的话,但她认为波先生一定是在开玩笑;他在跟她和弟妹们开一个可怕的玩笑。

“不知道!”克劳斯瞇着眼睛看,然后说,“不过它好像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