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悲惨的开始·03

上一章:第2章悲惨的开始·02 下一章:第4章悲惨的开始·04

努力加载中...

“你们听听看,”他说,“这里有一道意大利通心麵。我们只要把大蒜、橄榄、腌续随子、鳀鱼、碎荷兰芹和番茄放在锅里面煎一煎,然后煮一些意大利麵加在一起,就可以了。”

“好啊!”奥薇特说,“如果您不介意,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来看您那些跟机械工程有关的书?我对发明东西很有兴趣。”

“我跟你一样。”奥薇特说。克劳斯看着他的姐姐,觉得鬆了一口气。有时候你说讨厌什么东西,如果有人同意你的想法,你就会觉得舒服一点。“克劳斯,我讨厌我们现在的生活,每一件事都讨厌。”她说,“可是我们还是得打起精神。”他们的父亲总是这么说,意思是“让自己高兴一点”。

孩子们看着彼此,想着他们需要的所有东西。例如,他们需要另一张床和给桑妮用的婴儿床,帮房间的窗户加上窗帘,还有取代纸箱的衣橱。不过他们最需要的,当然就是不要和欧拉夫伯爵有任何关係。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和父母在一起,住在他们真正的家里。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想着这些问题,闷闷不乐地盯着地板看。最后,克劳斯说话了。

“欧拉夫伯爵给我们很多工作做。”奥薇特说。她的意思其实是:“欧拉夫伯爵是个邪恶的家伙。”只不过她说得比较厚道。

“而且你有时候还会把吐司烤焦。”克劳斯说。他们两个都笑了,因为他们都记得,有一次两个人起得很早,想为父母亲做一份特别的早餐。结果奥薇特把吐司烤焦了,父母亲闻到烧焦味,跑下楼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们看到奥薇特和克劳斯绝望地盯着一片片烧成黑色的吐司时,笑了半天。最后还是父母亲帮全家人做了薄煎饼。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第一印象通常都是错的。譬如说,你第一次看某幅画时,可能一点也不喜欢,看久了之后却愈看愈满意。还有,你第一次吃意大利哥根索拉蓝奶酪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味道太重了,然而,随着年纪愈来愈大之后,你可能除了哥根索拉蓝奶酪之外,其他什么也不想吃了。桑妮刚出生的时候,克劳斯一点也不喜欢她,但是当她六个星期大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却变得非常亲密。你最初对许多事情的想法,后来的确可能会改变。

“我们可不可以藉一本食谱?”他说,“欧拉夫伯爵要我们帮他的剧团团员準备今天晚上的晚餐,可是我们在屋子里怎么也找不到食谱。”

“我懂了。”斯特劳斯法官说,“你们过得怎么样呢?有没有需要什么?”

“真抱歉我没有早点来拜访,”斯特劳斯法官说,孩子们笨拙地杵在门口,“我想来看看你们住得怎么样了,不过我在最高法院的工作正好碰上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所以一直很忙。”

不过孩子们知道,我相信你也知道,如果相处的人有趣又善良,那么即使身处全世界最糟的环境中,也是可以忍受的。但是欧拉夫伯爵既不有趣,也不善良;他刻薄、脾气不好,而且身上有股怪味道。唯一一件关于他的好事是,他不常出现。孩子们早上起床,从装冰箱的箱子里拿出衣服穿上??,再走到厨房去找欧拉夫伯爵留给他们的纸条。白天他几乎都待在外头,不到晚上是不会出现的。要不然就是在高塔上,那儿是不许孩子们上去的。他留给孩子们的纸条通常都是交代一些讨厌的工作,譬如油漆后阳台或修理窗户,最后他不是籤上自己的名字,而是画一只眼睛。

就是因为第一印象总是这样,所以我真希望能够告诉你,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对欧拉夫伯爵的第一印像也是错的。然而,他们的第一印象,比如欧拉夫伯爵是一个可怕的人,还有他的房子是令人沮丧的猪舍,这些却都是千真万确的。到欧拉夫伯爵家的最初几天,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试着想让自己感觉回到了家,但是一点用也没有。虽然欧拉夫伯爵的房子还挺大的,但这三个孩子却被塞进一个骯髒的房间,而且房里只有一张小床。奥薇特和克劳斯轮流睡床,也就是说,每隔一天,他们就有一个人可以睡在床上,但另一个人就得睡木头地板。不过,床垫实在是太凹凸不平了,所以睡在床上或地板上哪一个更舒服还很难说。为了帮桑妮做一张床,奥薇特把挂在房间里唯一一扇窗户上的那面布满灰尘的窗帘拿下来,折成一个垫子,大小刚好适合桑妮。然而,破窗户上少了窗帘,每天早晨阳光就直接从外面射进来,孩子们只好很早起床,哀伤地过一整天。他们没有衣柜,只好用一个原本装冰箱的大纸箱来替代,三个孩子的衣服全部叠成一堆放在里面。他们也没有玩具、书和其他可以玩的东西,欧拉夫伯爵只给他们一小堆石头。斑驳的墙上唯一的装饰是一幅又大又丑的画,上头画着一只眼睛,就是欧拉夫伯爵的脚踝上和房子里到处都有的那只眼睛。

斯特劳斯法官微笑着对桑妮说:“哇哦!”她弯下身来摸摸桑妮的头,桑妮抓起斯特劳斯法官的手来轻轻地咬着。

“究竟有谁会来拜访欧拉夫伯爵呢?”奥薇特诧异地说。

“斯特劳斯法官!”奥薇特大叫,“看到您真好。”她本来还想说:“请进来吧!”可是她又想到,斯特劳斯法官可能不会想进到这昏暗骯髒的屋子里。

“说不定是来找我们的。”克劳斯说,可是他并不抱什么希望,因为自从父母亲去世之后,他们的朋友大都不见了。没有人打电话,也没有人写信来,当然也没有人来看他们,这让他们感到非常孤单。当然,你我都不会这样对待朋友,不过在现实的人生当中,这却是个可悲的事实。有时候当一个人失去他所爱的人时,朋友们反而会避不见面,即使这个时候人是最需要朋友的。

我真希望能够告诉你,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对欧拉夫伯爵的第一印像也是错的。

这个房间就像是一座图书馆。它是一间私人图书室,里面放了斯特劳斯法官的很多藏书。每面墙上都有一柜又一柜的书,从地板直达天花板,房间中央也有好几个书柜。唯一一个没有放书的角落,放了几把看起来很舒服的大椅子,还有一张木桌子,上头挂了几盏灯,是绝佳的读书位子。虽然不像他们父母的图书室那么大,却依然很舒适。波特莱尔家的孩子简直兴奋得要发抖了。

“如果他们在这儿,”克劳斯提高了声调,愈来愈激动地说,“我们就不必跟欧拉夫伯爵一起住了。奥薇特,我讨厌这里!我讨厌这栋房子!我讨厌我们的房间!我讨厌做这些杂事!而且我也讨厌欧拉夫伯爵!”

每天早上,欧拉夫伯爵都会在炉子上留一锅烂燕麦粥给他们。如今,奥薇特和克劳斯看着纸条,吃着早餐,沮丧地看着彼此。

“你说得对。”克劳斯说,“可是欧拉夫伯爵就是会让人感到洩气,实在叫人很难打起精神。”

“真希望他们在这儿。”奥薇特说,不用多作解释也知道她指的是父母亲,“他们绝不会让我们待在这种可怕的地方。”

“对啊!”奥薇特说,“我知道怎么修理窗户,也会清理烟囱,因为这些事情还算有趣。可是除了烤吐司之外,我什么菜也不会做。”

“我知道。”克劳斯丧气地说,“我好想读书啊。我们一定得赶快出去找个图书馆。”

“好吧,你们何不到我家来,”斯特劳斯法官说,“然后找一本你们喜欢的食谱?”

“说不定我们可以找一本食谱,研究一下怎么做菜。”克劳斯说,“弄一道简单的菜应该不难的。”

“哟比!”桑妮用汤匙敲着桌子,叫了起来。奥薇特和克劳斯停止了谈话,再一次拿出纸条来看。

“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奥薇特说,“我们从来没在这栋房子里看到过任何一本书。”

孩子们同意了。他们跟着斯特劳斯法官来到隔壁她那栋漂亮的房子。她带他们穿过一道充满花香的高雅走廊,来到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当他们看到房间里的东西时,简直高兴得快要昏倒了,尤其是克劳斯。

孩子们完全同意。大约花了半个小时,他们翻阅了几本斯特劳斯法官推荐的食谱。说真的,三个孤儿对于能够走出欧拉夫伯爵家,来到这个舒适的图书室,真感到十分兴奋,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做菜这件事情上。不过最后,克劳斯还是找到了一道听起来挺可口,而且也很容易做的菜餚。

他们花了几分钟翻开厨房里的橱柜,可是没看到什么食谱。

“书书!”桑妮大叫。她的意思是说:“别忘了帮我拿有图画的书。”

“我的天啊!”斯特劳斯法官说,“要求几个孩子替整个剧团做晚餐似乎太过分了。”

“哇哦!”桑妮大叫,虽然她不可能听得懂,不过她的意思似乎是:“多有趣啊!”

有一天早上,他在纸条上写道:“今晚演出前,我剧团的团员会来吃晚饭。他们会在七点钟抵达,在这之前要準备好十人份的晚餐。去买食物,弄好,放好餐具,招待晚餐,结束后清理桌子,离我们远一点。”最后又画了那只眼睛。纸条下放了一点钱给他们买东西。

“天啊!”奥薇特说,“这个图书室真是太棒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奥薇特和克劳斯紧张地看着彼此。

“这表示她喜欢你。”奥薇特解释,“如果她不喜欢你,或当你要帮她洗澡的时候,她就会咬得很用力。”

“我们又不知道怎么做饭。”克劳斯说。

“我想找跟狼有关的书,”克劳斯说,“我最近对北美洲的野生动物很感兴趣。”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第一印象通常都是错的……

“谢谢!”斯特劳斯法官说,“我收藏书已经有好多年了,而且我对自己的收藏感到十分骄傲。只要你们小心翻阅,我欢迎你们随时来看书。食谱在那边的书架上,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啊?”

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慢吞吞地走到大门口,从门上的洞往外看,门洞的位置正好在那只眼睛上。结果他们很高兴地看到斯特劳斯法官,她也正往门洞里瞧。他们把门打开。

斯特劳斯法官笑了。“年轻人对书有兴趣真是太好了。”她说,“不过我想,我们是不是要先去找找食谱呢?”

“听起来很容易。”奥薇特也同意了。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互相看看。也许,有了仁慈的斯特劳斯法官和她的图书室,孩子们也可以为自己创造愉快的生活,就像为欧拉夫伯爵準备意大利通心麵一样简单。

“不过不是今天。”奥薇特说,“今天我们必须做出十人份的饭。”

“我不能说太多,”斯特劳斯法官说,“因为这是职务上的事情。我只能说这是一桩恶意的欺诈,有人盗用别人的信用卡。”

“是什么样的案子?”克劳斯问。因为太久没有读书了,克劳斯很渴望能吸收新的资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