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悲惨的开始·05

上一章:第4章悲惨的开始·04 下一章:第6章悲惨的开始·06

努力加载中...

“他打克劳斯耳光,你看他的淤青。”奥薇特说。不过,就在她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部电话刺耳地响了。“对不起。”波先生说着接起电话。“我是波,”他对着话筒说,“什么?是的,是的,是,是,哦不,是的,谢谢!”他挂断电话,茫然地看着波特莱尔三姐弟,好像忘了他们在这儿似的。

除非你非常、非常幸运,否则你一定经历过让你哭泣的事情。所以除非你非常、非常幸运,否则你一定知道,好好地哭一场总是可以让人好过一点,虽然情况可能一点也没有好转。波特莱尔家的孤儿所经历的正是这样,经过了一整夜的哭泣之后,他们第二天起床时,感觉到肩上的重担减轻了。三个孩子当然知道他们的处境还是一样可怕,但他们想,或许可以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可是谁知道在街上会碰到什么倒霉事?”奥薇特指出,“这里至少还有一片屋顶。”

孩子们目瞪口呆地坐在椅子上。波先生抬起头来,清清他的喉咙。“催促,”他说,“意思就是——”

三个孩子走过了肉店区、花市和雕塑区,最后到达了银行区,并在“凯旋金融喷泉”前停下来,伸手去接了几口清凉的水来喝。

“可是我们并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克劳斯说,“我们只是有一点怨言。”他想到那天在布莱尼海滩上,是波先生给他们带来了可怕的消息。虽然火灾的发生不是波先生的错,可是克劳斯不愿意去见波先生,因为害怕会听到更多的坏消息。

三个孩子走过了肉店区、花市和雕塑区,最后到达了银行区,并在“凯旋金融喷泉”前停下来,伸手去接了几口清凉的水来喝。银行区有好几条大街,两旁都是高耸的大理石建筑,里面全是银行。他们一家一家询问是否有位波先生,先去“财务信託银行”,然后是“信用储蓄贷款银行”,接着再到“实用财政中心”。终于,实用财政中心的一名服务人员说,她知道波先生是在“莫特瑞财务管理中心”工作,公司就在街尾。这栋建筑物的外表方方正正,不是很显眼,但是三名孤儿一进到里面,就被大厅里喧闹、繁忙的人群给吓到了。最后,他们问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卫,是否可以帮忙找波先生,他就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没有窗户,却有很多档案柜的大办公室里。

“我会有一间大图书室,”克劳斯说,“就跟斯特劳斯法官的图书室一样舒适,但是要更大一点。”

波先生伸出手来製止,表示他听够了。“孩子们,孩子们,”他说,“你们必须花一点时间来适应这个新家,你们也不过才住了几天而已。”

“抱歉!”波先生说,另一部电话响了。“我是波,”他说,“七,七,七,七,六点五,七。不客气。”他挂断电话,很快在纸上记下一些东西,然后抬起头看着他们。“对不起,”他说,“你们说欧拉夫伯爵怎么样?叫你们做家务听起来不是太糟。”

“说不定斯特劳斯法官可以领养我们,”克劳斯说,“她说欢迎我们随时去她家。”

“他总是在跟我们要钱。”

“他喝很多酒。”

“我想我们应该去找波先生,”奥薇特说,“他把我们送到这里的时候说过,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银行找他。”

今天早上,欧拉夫伯爵在纸条上面写着要他们到后院去劈柴。奥薇特和克劳斯一面用斧头把木头劈成一小块一小块,一面讨论着可能的行动计划,桑妮也咬着一小块木头在发呆。

“谢谢!”克劳斯说,并走上前和波先生握手。孩子们分别坐在三张舒适的大椅子上。

奥薇特仰望天空,她真希望能发明一种东西,可以带他们远离这个地方。“有点晚了,”她说,“我们最好先回去,明天再想想别的办法。说不定我们可以去找斯特劳斯法官。”

“欧拉夫伯爵是个疯子,”克劳斯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能跟他住在一起。”

当一个人还年轻的时候,就学会分辨“真实”和“比喻”的不同,将会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一件事“真实”地发生了,那它就是真的发生了;而如果是“比喻”,那就只是感觉好像它发生了。举例来说,如果你“真实”地因为快乐而雀跃,就表示你是真的整个人像麻雀一样跳到空中;而如果你是用雀跃来“比喻”快乐,那就表示你快乐得好像要跳起来,但是并没有真的跳起来。

“你不是说她不会帮我们的忙?”克劳斯说。

“哈啰。怎么啦?”波先生用迷惑的语气问。他正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桌子上放了一堆打好字的文件,看起来很重要但很无聊;还有一个小相框,里面正是波太太和那两个野男孩;三部电话围在相框周围,上面还有来电显示在亮着。“请进来。”

“不管他做了什么,”波先生一面说着,一面看着一张纸,并用笔圈起一个数字,“他只不过是在扮演双亲的角色,我也不能怎么样。我和银行会好好保管你们的钱,但是不方便干涉欧拉夫伯爵的教养方式。好了,我也不想催促你们离开,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克劳斯想像着波先生开车来这里,然后接他们到别的地方,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到哪里都比这里好。“好吧!”他说,“我们把这些木柴劈完就去银行。”

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走回欧拉夫伯爵家附近,然后在斯特劳斯法官家前面停了下来。斯特劳斯法官请他们进到屋内,让他们从图书室里挑选自己喜欢看的书。奥薇特选了好几本机械发明方面的书,克劳斯选了一些关于野狼的书,桑妮则找到一本里面有许多牙齿图片的书。然后他们回到家,挤在一张床上,快乐而专心地阅读。从比喻的角度来说,他们从欧拉夫伯爵和悲惨的经历中逃脱出来了。但这不是真实的逃脱,因为他们还住在这栋房子里,而且还必须继续承受欧拉夫伯爵以他的方式“扮演双亲的角色”。然而,通过阅读自己喜欢的书,他们彷彿远离了困境,彷彿逃脱了。当然,以他们的情况来说,“彷彿”逃脱还不够,但是,经历了疲倦而无望的一整天??之后,他们必须这样做。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读着他们的书,心里希望这“彷彿”的逃脱,可以很快就变成“真实”的逃脱。

“够长了,我们已经知道他是一个坏人。”克劳斯说。

波先生摇摇头。“欧拉夫伯爵等于是你们合法的双亲了,”他说,“你们现在是在他的照顾之下,他可以用他认为适当的方式来抚养你们。我很遗憾你们的父母亲可能没有叫你们做过家务;或你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喝酒;或者你们更喜欢父母亲的朋友,胜过欧拉夫伯爵的朋友。但是这些你们都必须习惯,因为他正是在『扮演双亲的角色』。懂吗?”

“很显然,”克劳斯用手轻轻摸着欧拉夫伯爵在他脸上留下的伤痕,说,“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宁愿到街上去碰碰运气,也不想继续住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意思就是您不能帮我们。”奥薇特帮他把话说完,她因为生气和失望而浑身发抖。此时另外一部电话又响了,她站起来走出去,后面跟着抱着桑妮的克劳斯。他们迈步走出银行,站在街头,不知该何去何从。

这个计划鼓舞了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他们挥动斧头的速度出奇得快,没多久就劈好了木柴,準备出发到银行去。他们记得欧拉夫伯爵说他有市区地图,但是他们找遍了整栋房子,什么也没找到,因此他们判断,地图肯定在高塔里,但是他们不能上那里去。因此,在毫无方向的情况下,波特莱尔家的孩子决定直接到城里的银行区去,希望能找到波先生。

“他只给我们一张床。”克劳斯说。

“我想不出还可以找谁,”奥薇特说,“波先生负责我们的事,而且我相信,如果他知道欧拉夫伯爵有多可怕,一定会马上把我们带走的。”

“我真希望现在就能用爸妈留给我们的钱,而不用等到你长大,”克劳斯说,“这样我们就可以买一栋城堡,住在里面,门口有荷枪的警卫巡逻,以防欧拉夫伯爵和他的同伙接近。”

“我会有一间很大的发明工作室,”奥薇特渴望地说,她挥动斧头,把一块木头劈成两半,“里面有很多齿轮、滑轮和电线,以及一台精巧的电脑。”

“哦,抱歉,”波先生说,“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对!欧拉夫伯爵,很抱歉你们对他的第一印像不太好。”

奥薇特和桑妮看着克劳斯,他是三个孩子里面书读得最多,最有可能知道“扮演双亲的角色”是什么意思。“办家家酒吗?”他问。或许这只是一场家家酒,波先生不久就会带他们离开。

“可是她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去拜访她,用她的图书室,”奥薇特说,“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住在她家。”

“他还叫我们孤儿。”

“也许跟她说明我们的状况,她就会同意领养我们。”克劳斯满怀希望地说。然而当奥薇特看着他时,她看出克劳斯也知道这是没有希望的。领养是一项重大的决定,不可能冲动行事。我相信你偶尔也会希望自己是由别人抚养,而不是由现在的那两个人,不过你心里一定明白,这种机会非常渺茫。

“不过这时候,”奥薇特说,“我们必须先想办法度过眼下的困境。”

波先生正要开口说话,但他先往白手帕上咳嗽了几下。“我今天很忙,”他终于说出话来,“所以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聊。下次你们到附近来的时候,先打个电话给我,这样我才能挪出时间带你们去吃午餐。”

“不是帮忙,”奥薇特说,“是书。”

“咬咬!”桑妮大叫,意思好像是:“我要有很多东西可以咬咬!”

“可是他打我弟弟!”奥薇特说,“您看他的脸!”

波先生看着这三个孩子,叹了一口气。他的脸看起来很仁慈,可是彷彿不太相信他们说的话。“你们知道他正在『扮演双亲的角色』吗?”

“他还叫我们做很多辛苦的杂事。”

“现在该怎么办?”克劳斯悲伤地问。

“波波。”(这是桑妮发出的声音。)

奥薇特说话的时候,波先生正好把手伸进口袋里去拿手帕,然后遮住嘴,一直、一直、一直咳嗽。他咳??得很大声,奥薇特不确定他到底听到她说的话没有。

“那真是太好了。”奥薇特说,“很对不起,我们没有先通知您,不过因为是紧急状况,所以我们就自己找来了。”

“他有很多可怕的朋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