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可怕的爬虫屋·02

上一章:第14章可怕的爬虫屋·01 下一章:第16章可怕的爬虫屋·03

努力加载中...

“『班比尼』在意大利语里是『孩子』的意思。”蒙叔叔解释,“我突然有股冲动想讲点意大利语。有你们三个陪我,我实在太高兴了,你们应该庆幸我没有胡言乱语才对。”

“谢谢你,蒙叔叔。”波先生生硬地说,“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刚刚提到你跑遍世界各地。当你又要外出蒐集样本时,是不是有人会来照顾这些孩子?”

不过,现在我可以让你们看一眼。全都靠过来。

这是我从上次旅行中带回来的……

“谢谢。”蒙叔叔说,“这可是我花了一辈子才蒐集到的。”

“对一个婴儿来说,这多不寻常啊,”蒙叔叔说,“不过对很多蛇类来说,这一点也不稀奇。就以巴巴利咀嚼蛇来说,这种蛇的嘴巴里随时都要有东西,要不然它会开始吃自己的嘴巴。这是很不容易养的一种蛇。桑妮会不会喜欢生的胡萝蔔呢?那可是挺硬的。”

“什么问题?”蒙叔叔说。

“好吧,再见。”波先生说,“记住,从城里开车过来只要一会儿,如果你们有任何麻烦,请通知我或任何在『莫瑞特财务管理中心』的人。再见喽。”他尴尬地对着三个孤儿轻轻挥动他的手帕,然后坐进他的小车,将车子掉头开下陡峭的碎石子路,驶回倒霉巷。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一边对着波先生的车子挥手,一边希望他记得将车窗摇上,以免被辣根酱的味道呛得受不了。

“听着,孩子们,”波先生一边对着手帕咳嗽,一边说,“我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内就会将你们的行李送过来,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我知道蒙哥马利博士看起来可能有点吓人,但我确定,没多久你们就会习惯……”

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全都笑了。有没有人反对?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和欧拉夫伯爵住在一起时,他可是叫这群孩子去砍柴,在客人喝得醉醺醺后打扫乾净,??还打主意想要夺取他们的财产。现在,蒙叔叔为每个人安排时间的方式真教人高兴,孩子都热切地对着他微笑。当然不会有人反对喽。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盯着爬虫屋看,想像他们在蒙叔叔的照顾下生活,之前的麻烦事都要消失无踪了。当然,关于悲惨就要结束的这一点,他们错了,但在此时此刻,姐弟妹三人满怀期待,既兴奋,又快乐。

“每个人真的都能有自己的房间吗?”奥薇特问。

“哦,那倒是,波先生都告诉我了。”蒙叔叔一边说,一边扮鬼脸,好像他嚐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欧拉夫伯爵听起来就像是个可怕的人。我希望有一天他会被野兽咬得支离破碎,这样不是大快人心吗?哦,对了,我们到了,这就是爬虫屋。”

“您要叫它什么?”奥薇特问。

“什么是爬虫学家?”奥薇特问。

刚才,波特莱尔家的三个孩子走过蛇形篱笆时惴惴不安,现在送波先生回他的汽车时,却是自信满满地跑着穿过篱笆。

“我对机械很有兴趣,”奥薇特一边舔着她的叉子,一边说,“我很乐意学习关于蛇笼的知识。”

“蒙叔叔,”克劳斯害羞地问,“我还有一个问题。”

波先生的脸色变红,朝着手帕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不了,谢谢你,蒙哥马利博士。”

“如果你了解情况就不危险。”蒙叔叔说,“波先生,你要不要也来根生的胡萝蔔?你几乎没动你的蛋糕。”

“真的?”克劳斯说,他的双眼在眼镜后面闪耀着兴奋的光芒,“您真的要带我们到秘鲁?”

“我觉得旅行指南很吸引人,”克劳斯一边用餐巾擦嘴,一边说,“我很乐意研读秘鲁的地形。”

“我们知道它的意思,”克劳斯说,“就是有一大堆问题。”

“致命毒蛇。”蒙叔叔回答。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我确信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事。这条蛇的尾巴轻轻弹了一下,然后沖开笼子的门栓,爬到笼外的桌子上。就在蒙叔叔和波特莱尔家的任何孩子还来不及开口时,它张开了大嘴,一口咬在桑妮的下巴上。

“好,好,好。”蒙叔叔笑着说,“现在,让我们去看看谁要住哪个房间。”

“就是研究什么东西的意思。”克劳斯说,“只要有学这个字,就是在研究什么东西。”

“不,不,不。”桑妮叫了出来,很显然是在回答蒙叔叔的问题。

“您有没有自己的孩子?”奥薇特问。

“老实说,”奥薇特回答,“任何软软的东西,桑妮都不太喜欢吃。她比较喜欢吃硬硬的食物。”

蒙叔叔对着孤儿们露出笑容:“没关係。有问题表示喜欢追根究底。『追根究底』这个词的意思是……”

“上面盖着布的笼子里装的是什么?”

“生的胡萝蔔好,蒙哥马利博士。”克劳斯回答。

蒙叔叔带着他们经过入口墙上的蛇油画,来到一个天花板很高很高、楼梯非常豪华的大房间。“你们的房间就在那上面。”蒙叔叔手指着楼梯上方说,“你们每个人都可以选自己喜欢的房间,并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家具。我知道波先生要过几天才会用他那辆小小车,将你们的行李载过来,所以请你们详细列出所需物品,我们明天进城去买,这样你们才不会连着几天都穿同一套内衣裤。”

“他们称呼您什么?”克劳斯问。

“不会的。”蒙叔叔说,“你们三个必须跟着我走。十天后我们就要出发到秘鲁,我要你们跟着我到丛林里去。”

爬虫屋全是用玻璃做成的,有着光亮、透明的玻璃墙,以及像大教堂内部那样高耸的玻璃天花板 外则是一大片鲜绿的草坪与灌木,透过透明的墙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因此,站在爬虫屋里,好像既是站在屋里,又像是站在户外。房间本身就够特别的了,不过爬虫屋里的东西更叫人兴奋。木製的桌子沿着房间整齐地排列成四排,桌上放着上锁的金属笼,笼子里装的当然就是爬行动物了。除了各种蛇之外,还有蜥蜴、蟾蜍,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动物,孩子们不但不曾在动物园里看过它们,甚至连图片也没见过。有一只非常肥胖的蟾蜍,背上长了一对翅膀;一只肚子上有鲜黄条纹的蜥蜴长着两个头。一条蛇有三张嘴,一张叠着一张;另一条蛇却好像根本没有嘴。有一只蜥蜴看起来像猫头鹰,栖息在笼子里的条木上,睁大了眼睛盯着他们看;另一只蟾蜍看起来像座教堂,全身长满了彩色玻璃般的眼睛。另外还有一个笼子上盖着白布,完全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孩子们沿着笼子间的通道慢慢走过,盯着每个笼子看,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有些动物看起来还算亲切,有些则看起来很吓人,但它们都非常吸引人。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缓慢而仔细地看着每个笼子,克劳斯还将桑妮抱起来,让她也能够看到。

下个月我要在爬虫学会上宣布这项新发现,

“我们已经够大了,可以照顾自己。”奥薇特脱口而出,心里却不是这么笃定。蒙叔叔所从事的工作听起来是很有趣,但她并不确定,她是否能够独自和弟弟、妹妹待在这栋充满蛇的房子里。

“蛇,”蒙叔叔叫道,“蛇,蛇,蛇!我研究的就是蛇!我酷爱蛇,各式各样的蛇。我跑遍世界各地,就是为了寻找不同种类的蛇,好让我也在实验室里进行研究。这不是很有趣吗?”

“太好了!”蒙叔叔喊道,“我很高兴你们有如此的热忱。这样即使没有古斯塔夫,事情也会好办多了。真奇怪,他就这样离开了,少了他还真是我的不幸。”蒙叔叔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阴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蒙叔叔想到他的坏运气时,脸上有点忧郁的表情”。不过,如果蒙叔叔知道他很快就会碰到什么样的坏运气时,他应该就不会花时间去想古斯塔夫的事了。我希望,其实我知道你们也希望,我们能够回到过去警告他,但我们做不到,因为发生过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蒙叔叔看起来似乎也在想,发生过的事是无法改变的,于是摇着头笑笑,不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好吧,我们最好开始动手了。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了,这是我的名言。你们何不先送波先生上车,然后我带你们去看爬虫屋。”

“允许?”蒙叔叔重複了一遍,“当然不是!我恳求你们进来这里,孩子们。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们每天都必须到这里来,为秘鲁的探险作準备。我会清出一张桌子给你,奥薇特,好让你处理那些蛇笼。克劳斯,我希望你好好看看我那些关于秘鲁的书,并仔细做笔记。桑妮呢,可以坐在地板上咬绳索。我们会整天工作直到晚饭时间,吃完晚餐之后,再一起去看电影。有没有人反对?”

“好啊,请。”克劳斯说。

蒙叔叔对着孩子们眨眼睛:“波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叫我蒙叔叔。”

“我迫不及待想看爬虫屋。”奥薇特兴奋地说。

“秘卡!”桑妮说,意思大概是:“再见,波先生。谢谢你载我们过来。”

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快跑穿过篱笆,来到新法定监护人等候他们的地方。“奥薇特,蒙叔叔。”奥薇特说,“我的名字叫奥薇特,我弟弟叫克劳斯,桑妮是我们的小妹。我们没有人叫班比尼。”

“那是很有趣,”奥薇特说,“非常有趣,但这不是很危险吗?”

“因为是我发现它的,”蒙叔叔说,“所以要由我来命名。”

“桑妮不喜欢椰子吗?”蒙叔叔问道。他、波先生,还有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一起围坐在一张鲜绿色的桌子旁,每个人都有一块蒙叔叔做的蛋糕。厨房里和蛋糕上仍留着烘焙后的余温。蛋糕真是不错,不但香气浓郁,奶油味十足,还有很多很多的椰肉。奥薇特、克劳斯和蒙叔叔都快吃完了,波先生和桑妮却只咬了一小口。

孩子们的新法定监护人起身走向冰箱,回来时对克劳斯挥动他的手指。“不要叫我什么『蒙哥马利博士』,”他说,“那太一本正经了。叫我蒙叔叔就好。就连我的爬虫学家同僚都没称呼过我蒙哥马利博士。”

蒙叔叔来到一扇很高的木门前面,门的正中央有个大大的球形把手。门把很高,所以他得踮着脚尖才能打开门。当门随着铰链的嘎吱声慢慢打开时,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全都对着眼前的房间,既惊讶又兴奋地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地方实在太了不起了。”奥薇特终于打破许久的沉默说话了。

蒙叔叔看看笼子,又看看孩子们,他的脸因为单纯喜悦的笑容而亮了起来:“那个啊,亲爱的,是我从上次旅行中带回来的,是新品种的蛇,只有古斯塔夫和我看过。下个月我要在爬虫学会上宣布这项新发现,不过,现在我可以让你们看一眼。全都靠过来。”

“咦喔!”桑妮发出尖叫,并咬了一口胡萝蔔。她大概是想说:“我很乐意将一长条的绳索咬成一段段。”

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跟着蒙叔叔来到盖着布的笼子前,他以炫耀的动作(在这里,“炫耀”指的是很大的动作,通常是用来卖弄),猛然将布从笼子上掀开——笼子里面是一条大黑蛇,颜色像煤矿一样深,身体像排水管一样粗,闪亮的绿色眼睛正看着这三个孤儿。笼子上的布一掀开,这条蛇就开始伸展身体,并沿着它的家缓慢滑行。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吓人。”克劳斯打断他的话,“他看起来很好相处。”

“欧拉夫伯爵就会。”克劳斯说。

“班比尼!”蒙叔叔在大门里呼喊道,“快点来,班比尼!”

“孩子们,孩子们,”波先生严厉地说,“不要问这么多问题。”

“我很乐意有你们的帮助。”蒙叔叔一边说,一边伸手拿过桑妮的蛋糕,咬了一口,“古斯塔夫,我最优秀的助理,昨天意外地向我递出辞呈。我已经聘请了斯特凡诺来取代他的位置,但是他要一两个星期才会到,所以我的探险準备工作已经延误了。我需要有人确定所有的蛇笼没问题,这样才不会伤害到任何样本。我也需要有人研读秘鲁的地形,这样我们才不会在丛林探险时遇到麻烦。我还需要有人将一长条的绳索切成一段段可用的绳索。”

“嗯,如果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蒙叔叔一边把一大根胡萝蔔拿给桑妮,一边说,“那你应该知道爬虫学是什么。”

“您真的允许我们进来这里?”克劳斯问。

三个孤儿对笼子里的东西实在太感兴趣了,他们走完每一条长长的通道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爬虫屋的另一端有什么,但等他们走到房间的另一头,便再次既惊讶又高兴地倒吸一口气。在一排一排的笼子后面,有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每个书架上面都塞满了各种形状与大小不一的书本,一旁的角落里还放着好几张书桌和檯灯。我想你们应该还记得,波特莱尔夫妇收藏了好多好多书,这三个孤儿对那些书有着美好的回忆,也非常想念它们。自从那场可怕的大火之后,他们碰到和自己一样喜欢书的人,总是特别高兴。就像刚刚看笼里的爬行动物一样,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仔细地审视每一本书,不久就发现大部分的书都是关于蛇和其他爬行动物的,例如:《大型蜥蜴入门》或《雌雄同体眼镜蛇的照顾与餵养》,看起来好像每一本讲到爬虫的书都排列在架子上了。三个孩子,尤其是克劳斯,好想开始研究爬虫屋里的动物。

“恐怕没有。”蒙叔叔说,“我一直想要讨个老婆,组一个家庭,但老是忘记。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爬虫屋了吗?”

“当然喽。”蒙叔叔说,“你们该不会以为,我有这么大的屋子,还会将你们塞在同一个房间吧?谁会这样做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