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可怕的爬虫屋·10

上一章:第22章可怕的爬虫屋·09 下一章:第24章可怕的爬虫屋·11

努力加载中...

有一条蛇正缠绕住桑妮小小的身体……

波先生看着克劳斯,疑惑地问:“你妹妹说的『啊哈!』是什么意思?”

“我们可不能再发生任何悲剧,”波先生说完,冲到爬虫屋的大门前,大喊,“孩子们!孩子们!”

“这个尖叫绝对是假的。”奥薇特对自己说,这时她正在爬楼梯,要走回自己的房间。

小小的手臂和腿正夸张地挥舞着,

“致命毒蛇。”克劳斯飞快地回答。

“因为致命毒蛇是完全无害的,”斯特凡诺说,“冷静点,波。蛇的名字是个反称,蒙哥马利博士这样为它命名纯粹是为了娱乐自己。”

“不要打断我,卢卡风医生。”斯特凡诺说,“我看过所有记录主要蛇类的书,仔细地研究素描和图表。我还做了详细的笔记,并在每天晚上上床睡觉前再温习一遍。请容我这么说,我认为自己可称得上是蛇类研究专家。”

“不用担心。”斯特凡诺心平气和地打断波先生的话。

这个故事的教训,当然是“绝对不要住在有狼到处乱跑的地方”,可是讲故事给你听的人,可能会告诉你,这个故事的教训是“不要骗人”。这是个荒谬的教训,因为你和我都知道,有时候骗人不但是好事一件,甚至是必须的。举例来说,在奥薇特离开爬虫屋之后,桑妮爬到关着致命毒蛇的笼子前,打开笼子的门锁,虽然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但她还是扯开嗓门用力尖叫,这时桑妮的举动就是十分恰当的。

在你很小的时候,可能有人跟你讲过《放羊的孩子》这个乏味的故事,“乏味”在这里是指“不值得说给别人听”。故事里,一个很无聊的男孩子,在没有狼的时候大喊:“狼来了!”上当的村民急忙赶来救他,却发现只是个恶作剧。后来他又大喊:“狼来了!”这次不是恶作剧了,但村民并没有来救他,结果小男孩被狼吃掉了,然后故事,呼,谢天谢地,就这样结束了。

“我想应该没事。”斯特凡诺说。

桑妮此时躺在大理石地板上,

“你确定?”波先生问。他的声音低一点了,动作也慢了下来,人也比较冷静了。

好像正在水中挣扎一样……

“啊哈!”桑妮又喊了一声,并用手指着斯特凡诺。致命毒蛇也胜利地眨着它的绿眼睛。

“我当然确定。”斯特凡诺说,这时,克劳斯在他脸上看到了他们和欧拉夫伯爵生活在一起时见过的表情。那是非常自负的神情,“自负”在这里是指“欧拉夫伯爵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当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住在欧拉夫家里时,他经常有这样的举动——无论是和他恶名昭彰的剧团团员一起上台,还是在高塔房间里动着坏脑筋,他总是喜欢炫耀自己。斯特凡诺露出微笑,一直对着波先生讲话,极力想要卖弄。“这蛇是完全无害的,而且还相当友善呢。我曾经仔细研究过致命毒蛇,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蛇类。我翻遍了爬虫屋里的书籍,还看过蒙哥马利博士的个人研究报告。”

“发生了什么事?”波先生问斯特凡诺和卢卡风医生,他们两人刚搬完行李,正要走进房子里,“我听到爬虫屋里传来尖叫声。”

“啊哈!”桑妮大喊,并从致命毒蛇的缠绕中脱身。

“你什么意思,不用担心?”波先生不可置信地问他,“桑妮刚刚被——那条蛇叫什么名字,克劳斯?”

“在这里!”克劳斯大喊,“快点来!”他的声音又粗又低,不了解克劳斯的人可能会想,他一定吓坏了。但如果你了解克劳斯,你一定知道,当他非常害怕时,他的声音会变得又紧张又尖锐,就像他发现蒙叔叔的尸体时那样。这时候他的声音变得又粗又低,是因为他正忍住不要笑出来。当波先生、斯特凡诺和卢卡风医生走进爬虫屋里时,克劳斯忍住不笑绝对是正确的,要不然会把一切都给搞砸了。

“致命毒蛇!”克劳斯发出尖叫,“它就要咬到她了!”这时桑妮把她的眼睛和嘴巴张得更大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害怕。卢卡风医生也张大了嘴巴,克劳斯看出他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斯特凡诺当然是不管桑妮的死活,但看起来也很讶异。波先生则是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

“它咬她了!”他大喊,“它咬她了!它咬她了!冷静点!快!叫救护车!叫警察!叫科学家!叫我的太太来!太可怕了!太恐怖了!太吓人了!太无常了!太……”

恐慌通常有两种基本反应:一种是站着不动而且说不出话来,另一种则是急到跳脚而且胡言乱语。波先生是属于跳脚且胡言乱语的那一型。克劳斯和桑妮从来没见过银行家这样慌了手脚,还发出高八度的声音。“天啊!”他喊着,“喔!老天啊!佛祖保佑啊!真神保佑啊!圣母马利亚!天兵天将啊!霍桑啊!不要碰她!抓住她!靠近点!走开!不要动!杀死那条蛇!不要管它!餵牠食物!不要让它咬她!快引它走开!来,蛇蛇!来这里,蛇蛇!”

卢卡风医生清清喉咙,说:“呃,老闆……”

可能还有人跟你讲过另一个和狼有关的故事,情节同样荒谬。我说的是《小红帽》。故事中,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小女孩,就像《放羊的孩子》一样,偏偏要闯进危险动物的领域。你一定还记得,那匹狼受到小红帽无礼的对待之后,吃掉了小女孩的奶奶,并穿上奶奶的衣服,假装是她。就是这个地方最荒谬了,因为任何人想想也知道,即使是像小红帽这样头脑迟钝的女孩子,也应该立刻能分辨出,自己的奶奶和穿着睡衣及绒毛拖鞋的狼有什么不一样。如果你很了解某个人,比如自己的奶奶或是妹妹,你就会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这就是为什么,当桑妮开始尖叫时,奥薇特和克劳斯马上就知道,她的尖叫绝对是假的。

“这个尖叫绝对是假的。”克劳斯对自己说,这时他在爬虫屋的另一端。

克劳斯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花了大半辈子在跟波先生解释事情。“她说的『啊哈!』”他说,“是指『一分钟前』斯特凡诺还宣称自己对蛇一无所知,下一分钟却又宣称自己是专家!所以『啊哈!』的意思是指『斯特凡诺先前都在骗我们』。『啊哈!』的意思是『我们终于向你拆穿了他的不诚实』!『啊哈!』的意思就是『啊哈!』”

“你知道的,孩子们总是这样。”卢卡风医生说。

“天啊!一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波先生对自己说,这时他正在厨房打电话。“再见。”他对着话筒说,然后挂上电话,急忙跑出厨房,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致命毒蛇!”波先生又说了一遍,手指着正用牙齿含住桑妮下巴的那条蛇。桑妮再次假装因为害怕而发出尖叫声。“你怎么能说不用担心?”

桑妮此时躺在大理石地板上,小小的手臂和腿正夸张地挥舞着,好像正在水中挣扎一样。只是她脸上的表情让克劳斯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桑妮的嘴巴张得很大,露出她那四颗尖牙,眼睛眨个不停。她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很害怕,而如果你不了解桑妮,情况看起来的确很像。但克劳斯太了解桑妮了,他知道当她非常害怕时,她的脸会揪在一起,人也会变得沉默,就像先前斯特凡诺威胁要切掉她一根脚趾时那样。对克劳斯以外的人来说,桑妮看起来似乎非常害怕,尤其是看到她旁边的那样东西。有一条蛇正缠绕住桑妮小小的身体,那条蛇像煤炭一样黑,像排水管那么粗。它正用发亮的绿色眼睛看着桑妮,嘴巴张得很大,好像正要对着桑妮一口咬下去一样。

致命毒蛇耐心地听波先生说话,眼睛却从来没离开过桑妮。当波先生停下来对着手帕咳嗽时,它弯下身来一口咬住桑妮的下巴,就是他们初次碰面时它咬她的地方。克劳斯想忍住不笑,卢卡风医生则是倒抽了一口气,斯特凡诺看得目不转睛,而波先生则又开始跳脚,胡言乱语地喊起来。

“桑妮!你没事!”波先生大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