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鬼魅的大窗子·06

上一章:第31章鬼魅的大窗子·05 下一章:第33章鬼魅的大窗子·07

努力加载中...

“您说得对,”克劳斯悲伤地说,“虽然我知道讪船长一定跟这事脱不了关係,但纸条确实是约瑟芬姑妈写的。”

“波先生不是说他们要谈一些细节吗,”克劳斯说,“说不定那会花一段时间。”

如果父母亲知道,他们的孩子要被讪船长照顾,一定会吓坏的。可是,孩子们还来不及跟波先生提到这点,他已经又开始说了:“好了,现在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去见讪船长,然后再谈其他的细节。他的名片在哪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可是……”奥薇特开口。

没错,有些问题就是这么简单,任何人都可以解答。“购物清单上的笔迹和纸条上的一样吗?”对于波先生和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他们的答案是:“一样。”当约瑟芬姑妈写蔷薇的“薇”时,会把最后一笔勾成一个小圈圈,跟她写奥薇特的“薇”一样。她写桑葚的“桑”时,三个“又”写得看起来像三个“2”,这又和桑妮的“桑”是一样的写法。而她写冷冻的“冷”字,“人”的两笔拖得很长,纸条上的“冷”字,“人”也拖得很长。毫无疑问,这两张纸上的字都是约瑟芬姑妈写的。这点波先生和孩子们都仔细地验证过了。

“厨房!”奥薇特立刻说,“我们去市场买东西回来后,她把购物清单放在了厨房里。”

这个问题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他们的答案是:“一样。”

“你们不能这样,”波先生严厉地说,“你们的父母委託我安排合适的人照顾你们,你们必须尊重双亲的遗愿,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这个讪船长,”波先生问,“要搞这么一堆麻烦,只为了要照顾你们呢?”

“哇哈!”桑妮说,意思可能是指:“我们去厨房拿吧。”这正是他们现在要做的事。约瑟芬姑妈的厨房很小,炉子上盖了一条很大的白色床单,这当然是为了安全起见,约瑟芬姑妈已经解释过了。厨房里有一个姑妈在那儿準备食物的檯面、一台储存食物的冰箱,还有一个水槽,姑妈在那儿把他们没吃完的食物沖掉。檯面的一角放着姑妈写的购物清单,奥薇特走过去,把它拿了起来。波先生打开灯,奥薇特把购物清单拿起来和纸条仔细比对。

“我不觉得还有什么好怀疑的,约瑟芬姑妈确实写了这两张纸条。”波先生说。

“我就是不相信,”奥薇特说,“我确定我们的思路是对的,那一定是伪造的。”

“而且这纸条,”波先生说,“会变成合法的文件。”

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当然,”克劳斯说,“如果纸条上的笔迹不能吻合,就显然说明它是别人写的。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呢!”

“那就不要再争辩了,”波先生说,“你们可怜的爸爸妈妈如果知道你们要从监护人那儿逃跑,他们会怎么说呢?”

“那不是重点,”波先生说,“重点是,你们不能仓促下结论。如果你们真的觉得这张纸条是伪造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停止讨论乔装这件事,而去调查一下纸条的真伪。在这栋房子里的某个地方,我相信能找到一些约瑟芬姑妈曾经写过的东西。我们可以比较一下笔迹,看看这纸条上的笔迹能不能吻合。”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讪船长这个人,”波先生说,“可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恐怕法律也会认为你们应该跟着他。”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奥薇特叫,“我们现在就要去跟讪船长吃午餐了。”

波先生笑了:“看吧,你们是非常聪明的孩子,但即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经常也需要银行家的协助。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到哪里去找约瑟芬姑妈的笔迹呢?”

“好了,”波先生终于开口了,“我会叫一辆出租车,我们不需要走那么长的路下山。你们去梳梳头,穿上外套。外面风很大,而且越来越冷了。我想暴风雨可能快来了。”

“可是时间是没办法发明的啊!”奥薇特说,“你可以发明自动爆米花机,你可以发明蒸气洗窗机,可是你不能发明更多的时间!”奥薇特非常确定她无法发明时间,即使她用丝带把头髮扎起来,专注地想,也无济于事。她迷惑而丧气地看了克劳斯一眼,然后穿上自己的外套。但是正当她把钮扣一个一个往上扣的时候,她发现根本不需要把头髮用丝带扎起来,因为答案就在这儿。

“我们会逃跑。”克劳斯说。

“购物清单上的笔迹和纸条上的一样吗?”

“那我们就要比以前更聪明才行,”奥薇特回应,“因为我们必须趁一切还来得及,说服波先生。”

奥薇特叹着气走到衣柜边,把三件外套拿出来。她把克劳斯的外套递给他,又帮桑妮穿上外套。“我们怎么製造更多的时间?”奥薇特问。

波先生坐在桌旁,掏出他的手帕,蹙起眉头。“伪造?”他又说了一遍。孩子们已经带波先生去看过图书室的破窗,也给他看了原来钉在门上的纸条。他们还给波先生看了那张名片,并指出里面的语法错误。“伪造是很严重的指控。”波先生严厉地说,又擤了一下鼻子。

“救救!”桑妮尖叫起来,意思可能是:“请不要让我们跟这个邪恶的人住在一起。”

“我知道他一定会干出可怕的事来,”奥薇特说,“他看上的是波特莱尔家的财产。”

“这些是非常严重的指控,”波先生坚定地说,“我理解,你们三个经历了一些可怕的事,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被想像力拖得太远了。记得你们跟蒙叔叔一起住的时候吗?你们认为,他的助理斯特凡诺是欧拉夫伯爵乔装的。”

奥薇特和桑妮盯着波先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克劳斯也沉默着,可是他死盯着另外的东西。他看着约瑟芬姑妈的纸条,眼睛眨也不眨。波先生掏出白手帕来,捂着嘴咳嗽了好一阵子,还咳出一堆痰来。孩子们谁也没有说话。

“在餐厅的桌上。”克劳斯绝望地说。波先生离开厨房去打电话。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看着姑妈的购物清单和那张遗书。

“你不是发明家吗?”克劳斯穿上外套。

“那就是说,我们必须跟讪船长同住?”奥薇特问,她的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可是斯特凡诺就是欧拉夫伯爵乔装的啊!”克劳斯辨解。

“不会比谋杀更严重,”克劳斯指出,“而那就是讪船长做的事。他谋杀了约瑟芬姑妈,然后伪造了一张纸条。”

“恐怕是,”波先生回答,“一个人的最后遗嘱,在他死亡之后就会成为正式的声明。你们是被约瑟芬姑妈照顾的,所以在她跳出窗外之前,她有权利指定谁来担任你们的新监护者。这件事令人震惊,却完全合法。”

有一种人专门分析笔迹,叫做笔迹鉴定专家,他们在笔迹鉴定学校里学习,以取得学位。你可能会想,这个时候应该找位笔迹鉴定专家来,不过,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专家的意见。例如,如果你的朋友带着她的宠物狗来找你,对你说她很担心,因为她的狗不会下蛋,即使你不是兽医,也可以告诉她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小狗本来就不会下蛋。

波先生径自走出去打电话,波特莱尔家三姐弟步履沉重地走进他们的房间。他们没有去梳头,相反,一走进房间,桑妮和奥薇特便转身面对克劳斯。“是什么?”奥薇特问他。

“什么是什么?”克劳斯回答。

“我不确定,”克劳斯说着,又看了纸条一次,“我可能快要想到了,说不定可以帮助我们,可是我需要多一点时间。”

“我们不要跟他住在一起,”克劳斯情绪激动地说,“他是世界上最糟的人。”

对于波先生和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而言,

“是这么说没错,”奥薇特说,“可是……”

“别告诉我什么是什么,”奥薇特说,“你已经想出来了,对不对?是什么?我知道你想到了,约瑟芬姑妈的纸条你读了已经几百次了,而且你看起来好像已经想到什么了。现在告诉我,是什么?”

“我已经跟讪船长联繫上了,”波先生回到厨房来,对孩子们说,“他听到约瑟芬姑妈的死讯非常震惊,不过他倒是很乐意抚养你们。我们半个钟头之后要去城里的一家餐厅跟他吃午餐,然后讨论一些领养的细节。今天晚上你们应该就可以待在他的家里。我相信你们也鬆了一口气,事情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

“没什么好可是的,”波先生说,“看看那个『薇』字的圈圈尾巴,再看看那个『桑』字的写法,还有『冷』字的那两笔。我不是笔迹鉴定专家,可是我十分确定这是同一个人写的。”

“我们已经跟您说过了,”奥薇特尽可能耐心地再次解释,“讪船长是欧拉夫伯爵假扮的。”

“快点,孩子们!”波先生在走廊里大喊,“出租车很快就要来了!赶快穿上外套,我们要走了!”

“我也是,”克劳斯说,“讪船长一定在这里做了什么,我知道他一定动了什么手脚,可是他比以前更狡猾了。”

“那我们就要製造更多的时间。”克劳斯坚决地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