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鬼魅的大窗子·09

上一章:第34章鬼魅的大窗子·08 下一章:第36章鬼魅的大窗子·10

努力加载中...

克劳斯不禁战栗起来:“最恐怖的那一个。”

奥薇特鼓起勇气,挡在那人面前,露出楚楚动人的微笑。“下午好!”她说,她不太确定应该称眼前的人“先生”还是“女士”,“我好像迷路了,您可不可以告诉我该怎么搭无常号渡轮?”

“她不见了!”克劳斯叫了起来,奥薇特赶紧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让他闭嘴,然后踮起脚尖往窗里看。桑妮正侧着身子,悄悄挤进木屋的门缝,这样,不必把门打开,就可以溜进屋子里。

然而,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沮丧地发现,无常号渡轮并没有这项服务。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千辛万苦地走下山来,暴风雨愈来愈强烈,似乎只想把这三个孩子攫起,丢进断肠湖里去。奥薇特和桑妮在房子倒塌之际,来不及带走她们的外套,所以走下山丘时,三个孩子一路上轮流穿着克劳斯的外套。偶尔有一两辆车子经过时,他们便赶快躲进泥泞的灌木丛中,以免碰上讪船长。等他们终于走到达摩克利斯码头时,早已冻得牙齿打战,双脚也冰得失去了知觉。所以,当他们看到无常号渡轮的售票口挂着“关闭”的牌子时,简直再也无法忍受了。

“哪一个?”克劳斯问。

“可是暴风雨没有过去,门是不会开的,”克劳斯说,“到那时,讪船长早就找到我们,把我们带走了。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约瑟芬姑妈才行啊!”

“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吗?”奥薇特说。偷窃,不但很不礼貌,而且是犯法的。不过,某些不礼貌的行为,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是可以被宽恕的,偷窃也是一样。比如,在博物馆里,如果你觉得某幅画在自己的屋子里可能看起来更好,于是把它拿走了,这就是不可原谅的;但是,如果你非常、非常饥饿,又没有其他办法拿到钱,于是你把画拿回家,然后把牠吃掉,这可能就情有可原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冰沉霜地洞去,”奥薇特继续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偷一艘帆船。”

“他,或是她,看到你了吗?”克劳斯问。

“在这种暴风雨天?”克劳斯回答,“他们不会相信的。”

奥薇特和克劳斯看到地上只剩下克劳斯的外套堆成一团。他们又看看码头的方向,可是在这个愈来愈黑暗的傍晚,只看到无常号渡轮的售票亭和泛着泡沫的湖水。

“没有,”奥薇特说,“他,或是她,在睡觉;可是他,或是她,手上拿着一串钥匙。我们需要那串钥匙,我敢打赌,它们一定可以打开木屋旁边的铁门,让我们弄到一艘帆船。”

“看起来不男不女的那个。”奥薇特回答。

我敢打赌,它们一定可以打开旁边的铁门,

然而,这个庞然大物一点儿也没有考虑孩子们的意见。他,或者她,笨重地转身,拎着三个孩子,往木屋走去。孩子们听到这人粗壮的双脚踩在泥泞的地上,发出了“啾、啾、啾、啾”的声音。没想到,这个人一不小心竟踩到了约瑟芬姑妈的地图册,“啾!”的声音变成了“咻!”欧拉夫伯爵的同伙赶紧伸出双手保持平衡,于是奥薇特和桑妮被抛在了地上。然后,这人狠狠地摔倒在地。大概是太惊讶了,他,或者她,不禁把嘴一张,就在这一瞬间,克劳斯也落地了。

“放放!”桑妮惊叫,“放放!”

“她在里面。”奥薇特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奥薇特颤抖着说,“地图上说地洞在湖的对面,我们不能在这种天气游泳过去。”

孤儿们趁机拔腿就跑,脚步比那个庞然大物快多了,他们跑向离得最近的一艘帆船。巨人挣扎着站起来,想抓住他们。不过,桑妮已经咬断了绑在岸边的绳索。当巨人跑到铁门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在暴风雨中的断肠湖上了。藉着傍晚昏暗的光线,克劳斯抹去巨人在地图册上留下的泥脚印,开始仔细地阅读起来。

“关门了!”克劳斯绝望地哭叫起来,他提高嗓门,好让声音可以盖过赫门飓风的声音,“我们现在要怎么去冰沉霜地洞啊?”

“我们去看看。”克劳斯指了指窗口,小声说。不过,对他和桑妮来说,窗子太高了。奥薇特踮起脚尖往窗里张望,然而,只消看一眼,她就知道他们别想租船了。

“放我下来!”克劳斯大叫,“放我下来!”

“屋里的人并不知道我们是波特莱尔家的孩子,”奥薇特回答,“我们可以说我们是琼斯家的孩子,想要出游。”

“他们会的。”奥薇特坚定地说,或者应该说,即使她不那么确定,却表现得很确定的样子。她带着弟弟妹妹往木屋走去。克劳斯把地图册放进胸口,而刚好轮到桑妮穿哥哥的外套,她用外套紧紧包住自己。很快,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就走到了招牌的下面,招牌上写着“讪船长帆船出租——每艘船都是它自己的航程”。不过,这扇大铁门是锁着的,孩子们呆立在那儿,紧张得不知该不该走进旁边的木屋。

“你可以从窗户挤进去,”克劳斯说,“你可以站在我的肩膀上,桑妮帮忙把风。”

“她快要碰到钥匙环了,”奥薇特屏息说,“她正要把钥匙从那个人的手上拿下来。”

“对不起,”奥薇特说,“我听不清楚,您可不可以告诉我……”

锯齿状的钥匙也不合。克劳斯绝望地猛力摇晃铁门。奥薇特用力踢那个庞然大物的背,桑妮猛咬那人的手腕。可是这个人就像个巨人似的,孩子们只带来一点点痒——意思就是“一点儿也不痛”。欧拉夫伯爵的同伙把两个孩子攫住,笨重地走向克劳斯。绝望中,克劳斯再度把那把又细又薄的钥匙插入钥匙孔里。结果,令他惊喜的是,钥匙竟然可以转动了,随后,铁门开了。几英尺之外,六艘帆船用粗绳子绑在船坞上——这些帆船正可以带着他们去找约瑟芬姑妈。可是克劳斯还是迟了一步,他感觉到有东西抓住他的后领,接着他便双脚离地了。背后有一股湿湿黏黏的东西流下来,克劳斯惊恐地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用他,或者她的嘴咬着他。

让我们弄到一艘帆船。”

奥薇特说:“我们需要那串锁匙,

“她很慢、很慢地往那个人爬过去了。”奥薇特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

“她拿到钥匙了,”奥薇特说,“她把钥匙环咬在牙齿上,正往门口爬过来。她正要挤出来。”

“在木屋里?”克劳斯惊恐地喘息道,“天啊!我们得把她弄出来。”

“别再告诉我了,”克劳斯说,此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别再跟我讲发生什么事了。”

奥薇特的表情一定显得十分失望,因为她看了窗里一眼之后,克劳斯马上就问:“怎么了?我是说,除了赫门飓风,约瑟芬姑妈假装死了,以及追着我们的讪船长之外,还有什么?”

克劳斯二话不说,拿起桑妮嘴上的钥匙,跑向大铁门。钥匙环上有三把钥匙——一把又细又薄,一把很厚,另一把有锯齿。他把地图册放在地上,开始试那把又细又薄的钥匙。这时,欧拉夫伯爵的同伙已经跑出木屋。

“讪船长的一个同伙在屋子里。”奥薇特说。

欧拉夫伯爵的同伙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逼近孤儿们。这把钥匙可以插进钥匙孔,却无法转动。克劳斯赶紧试试厚的那把钥匙。

“桑妮,桑妮呢?”奥薇特紧张地问。

“不不!”桑妮叫道,她的意思应该是:“而且我们也不可能绕着湖走过去。”

“我们答应过爸爸妈妈要照顾她,”克劳斯说,“我们不能让她做这种事。”

“我也不知道。”奥薇特承认,“这个木屋的门吱吱嘎嘎的,我怕我们稍微打开一点,就会把他,或是她,吵醒。”

约瑟芬姑妈的地图册又救了他们一次。上一次是指引他们冰沉霜地洞的所在,这一次则让他们安全脱险。

“她醒了!”奥薇特大叫道,“他醒了!那人醒了!快点!克劳斯,去打开铁门,我来绊住他。”

“我们得等到它开门。”奥薇特回答。

美国邮政总局有个座右铭——“冰风雪雨都不能使邮政服务瘫痪。”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论天气有多么恶劣,即使邮差很想待在屋子里,享用一杯热可可,但他还是必须整装出门,帮你把邮件送达目的地。美国邮政总局不认为狂风暴雨可以阻止他们为人们服务。

“你是说,我们要偷一艘帆船?”克劳斯问。

木屋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小桌子和一盏小灯,摇曳的灯光就是那盏小灯发出来的。桌子旁,一个大块头在椅子上打呼噜,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串钥匙。每当这个大块头打呼噜的时候,瓶子就抖一下,钥匙也叮咚作响,而木屋的门也嘎吱嘎吱地一开一合。虽然这些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但是奥薇特并不害怕。令奥薇特害怕的是,你不知道这个大块头是男是女。在这个世界上,像这样的人并不多,但是奥薇特知道有个人就是这个样子。或许你已经忘了欧拉夫伯爵那些邪恶的同伙们,但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可不会忘记,他们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些人可怕的模样。那些人粗暴无礼又鬼鬼祟祟,而且对欧拉夫伯爵——或者,在这里应该是讪船长——言听计从,孩子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而现在,在这个简陋的小木屋里,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危险、奸诈又打呼噜的家伙。

“湖上一定还有别的船,”克劳斯说,“除了渡轮,还有汽艇,或是渔船,或是……”他愈说愈小声,当他的眼神碰到了他姐妹们的眼神时,三个孤儿都想到了同一件事情。

奥薇特微笑着看着桑妮,可是当她再次往木屋里看去的时候,笑容立刻不见了。雷声把欧拉夫伯爵的同伙吵醒了。那个人看到自己原来拿着钥匙的手现在空空如也,又看到地板上桑妮留下的水印,接着往窗口看,正好跟奥薇特四目相对。

“她成功了!”克劳斯惊讶地说。桑妮得意洋洋地往哥哥、姐姐这边爬过来,嘴里咬着钥匙。“奥薇特!她成功了!”克劳斯说着抱紧了桑妮。天空“轰隆”一声,传来了雷声。

“停呀!”桑妮叫着,她的意思可能是:“咱们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吧!”

“克劳斯!”奥薇特尖叫,“克劳斯!”

“我们必须过去,”奥薇特说,“讪船长现在不在那儿,因为他不是在去约瑟芬姑妈家的路上,就是还在焦虑小丑餐厅。”

“你是说,我们要偷一艘帆船?”克劳斯问。

“这个我知道,”克劳斯说,“可是我们要怎么拿到钥匙呢?”

“可是不论是谁在那儿,”克劳斯指着闪烁的灯光说,“他都不会让我们租帆船的。”

“我们不能过去。”克劳斯说。

“我不这么觉得,”奥薇特说,“我觉得最恐怖的是秃头。”

“或是帆船,”奥薇特替他说完,“讪船长的出租帆船,他说就在达摩克利斯码头。”

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瑟缩在售票亭的雨篷下,往空寂的码头远处望去,那里有一个很高的大铁门。大门上面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了一些看不清楚的字;旁边有一间简陋的木屋,在大雨中看不太清楚,木屋的窗子里却有一点灯光。孩子们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情,走向讪船长的帆船出租店。

这个人甚么话也没有说,抓起奥薇特的头髮,单手就把她摇摇晃晃地提了起来,像是提着登山背包似的,把奥薇特拎到臭味沖天的肩膀上。克劳斯没办法把那把厚钥匙插进去,于是马上换另一把有锯齿的钥匙。此时,这个人又用另一只手举起桑妮,就像举着一个冰淇淋。

“放我下来!”奥薇特尖叫,“放我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