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鬼魅的大窗子·10

上一章:第35章鬼魅的大窗子·09 下一章:第37章鬼魅的大窗子·11

努力加载中...

“我还是很怕!”奥薇特说。

出版这本书的好人们告诉我,他们有一点担心。这个担心是,你读到我写的波特莱尔家孤儿们的故事时,可能会想模仿他们所做的一些事。所以,为了缓解——“缓解”在这里指的是“不要让他们因为太担心而拔光了自己的头髮”——出版者的担忧,请容我在这里给你忠告,虽然我完全不认识你。这个忠告就是:如果你必须到冰沉霜地洞去,千万不要——不管在任何情况之下——去偷船,更不要在暴风雨中横渡断肠湖,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你们活着回来的机率几乎等于零。特别是,如果你跟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一样,不太懂得应该如何驾驭一艘帆船,就更不该做这样的事。

“走走!”桑妮说着往洞口爬过去,她的意思可能是:“我们偷了一艘帆船,在赫门飓风里横渡了断肠湖,可不是为了站在这里的。”哥哥、姐姐也很赞同桑妮的想法,便跟着她走进洞里。可怕的呜咽声更大了,在岩壁里迴荡,现在孩子们可以确定,这不是风声。是约瑟芬姑妈,她瑟缩在山洞的角落里,双手抱着头,因为哭得太伤心,没有发现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已经来了。

“呀!”桑妮表示同意,并微微调整控制桿。

“不行,不行,不行!”约瑟芬姑妈说,“我太害怕了。”

没错!随着帆船逐渐靠近熏衣草灯塔,他们也接近洞口了。可是当他们往洞里张望时,却没看到约瑟芬姑妈的踪迹,什么也没有!暗礁刮着船底,这意味着水已经很浅了。奥薇特跳上崎岖的岩石,把帆船拉向岸边。克劳斯和桑妮也爬上岸,脱掉他们的救生衣。他们呆立在冰沉霜地洞的入口,心中充满忧虑。洞口有一块牌子,上面说这个洞要出售。孩子们无法想像,有谁会买这个超级非凡恐怖无比的地方——“超级非凡恐怖无比”在这里的意思是指“把你可以想到的所有噁心恐怖胆战心惊的字眼全部加起来”。地洞的入口满布着尖锐崎岖的岩石,就像鲨鱼嘴里的利齿一般。入口的上方,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白色岩石结构物,全部扭曲熔成一堆,看起来就像腐臭的牛奶似的;地上则布满了粉白灰岩。不过,让孩子们呆立洞口的并非这些景象,而是洞里传来的一个声音,那是一道高频率、若隐若现的呜咽声,绝望而失落,就像冰沉霜地洞一样怪异。

奥薇特深吸一口气,面对她那吓得半死的监护人。“我们都很害怕,”她坚定地说,“我们在市场碰到讪船长的时候,就很害怕了;我们一想到你跳到窗外去,就心有余悸;我们也怕让自己过敏;我们还怕去偷船;在暴风雨里横渡断肠湖更让我们怕得要命。可是这些都不能阻止我们。”

“断肠湖其实很漂亮嘛!”克劳斯若有所思地说,“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

“这是不对的语法,克劳斯,”约瑟芬姑妈说,“你可以说『把我们单独留下来』,或者说『把我们留给自己』,但是不能两种都用,懂了吗?”

“那是什么声音?”奥薇特紧张地问。

横渡浩瀚阴沉的湖面。

“『去』不是个句子,桑妮,”约瑟芬姑妈严厉地说,“也许你的哥哥或是姐姐可以用正确的语法跟我解释,你们为什么来这里。”

“那又怎么样?”约瑟芬姑妈说。

克劳斯往前一步,掏出最后一张王牌,意思就是“说出一些最具说服力的话,来结束这场争论”。“冰沉霜地洞,”他说,“要被出售了。”

“门儿都没有,基督菩萨,”约瑟芬姑妈说,用了“门儿都没有”来表示“不可能”,而这跟基督菩萨一点儿关係也没有,不管他是谁,“我实在是太怕看到讪船长的脸了。在这次事件之后,我相信你们也会怕他才对。”

“那是他逼我的,”约瑟芬姑妈哀诉,“那天晚上,他打电话来说他就是欧拉夫伯爵。他说,我必须写下把你们留给他照顾的遗愿,否则就要把我丢到湖里面去。我太害怕了,所以马上就答应了。”

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驾着一艘小帆船,

“是桑妮偷的钥匙,”奥薇特说,“而且还帮忙控制舵柄。”

狂风怒吼,暴雨抽打在他们身上,大浪拍打着船身。但是,让人惊异的是,帆船竟然开始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如果你这时候亲眼看到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你会以为他们的生命真是充满了趣味和快乐,因为此刻,即使早已身心俱疲、浑身湿透,又身处极大的危险之中,他们却发出了胜利的笑声。终于有一件事情对了,孩子们感到无比轻鬆。他们笑得好像是在看马戏表演,而不是在湖中央,不是在暴风雨里,更不是在麻烦堆里。

“我们没有带任何食物来。”克劳斯说。

“那根控制桿就是舵柄,”奥薇特大叫,“我记得以前在研究舰船蓝图的时候,看过这个东西。舵柄是控制方向舵的,方向舵装在船底,可以导航船只。桑妮,坐到后面去,抓住舵柄。克劳斯,拿着地图,这样我们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我来负责控制船帆,我猜,如果我拉这根绳子,就可以控制住它。”

“我们本来就很怕他,”克劳斯说,“可是如果我们能证明他就是欧拉夫伯爵,他就得进监牢了。您就是人证,如果您告诉波先生这些事,欧拉夫伯爵就会被关起来,我们就安全了。”

约瑟芬姑妈眼里充满泪水。“你们比我勇敢,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她说,“我不会去驾船横渡断肠湖,我也不会去打电话,我这辈子都要住在这里,你们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我的决定。”

“我就知道你们是很聪明的孩子,”约瑟芬姑妈说,“我知道你们会读懂我的暗示。”

克劳斯打开湿答答的地图册,翻到第一百零四页。“那个方向。”他指着右手边说,“看,乌云里有一点点光,太阳即将在那里下山,所以那边应该是西方。”

约瑟芬姑妈张大了嘴,下巴好像要掉下来了,孩子们看到她的喉咙困难地吞嚥下一口恐惧。“好。”她紧张地看了山洞一眼,彷彿房地产经纪人的影子已经躲在某处了。她终于开口说:“我走!”

“要说你们自己去说,”约瑟芬姑妈说,“我要待在这里。”

“是克劳斯想到的。”奥薇特说。

“那您为什么不报警呢?”奥薇特问,“您为什么不通知波先生?您为什么不打电话向其他人求救?”

“那您为什么没有带我们跟您一起走呢?为什么把我们单独留下来给我们自己?为什么不保护我们?”克劳斯问。

“可是奥薇特知道怎么驾驶帆船,”克劳斯说,“要不是她,我们到不了这里。”

欧拉夫伯爵的同伙站在码头上,挥舞着壮硕的拳头。风儿把帆船吹得离达摩克利斯码头愈来愈远,岸上的人影也变得愈来愈小。冒着赫门飓风的侵袭,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着手检查他们刚偷来的帆船。这是一艘很小的船,有几张木头钉成的座位和五件鲜橘色的救生衣。桅杆上——“桅杆”指的就是“竖立在船中央的一根很高的木桿”——有一面骯髒的白帆,可以用绳索控制。地板上有两支桨,没有风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后方有一个木头控制桿,可以用它控制方向。座位下还有一个金属水桶,万一船进水了,可以用水桶把水舀出去。另外,还有一根竿子,尾端挂着渔网;一根钓鱼竿,尾部有个锐利的钩子;一个老旧的侦察望远镜,航行时可以用得上。三个孩子奋力穿上救生衣,断肠湖的狂风大浪把小船带得离岸越来越远。

“那就是说,”克劳斯说,“不久就会有人来看这个地方,而这些人里面——”他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就会有房地产经纪人。”

风暴激起巨浪,不断袭击帆船,雷电在他们头顶不停发威。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驾着一艘小帆船,横渡浩瀚阴沉的湖面。奥薇特抓着绳索左摇右摆,只为了让船帆抓住不停改变方向的风;克劳斯睁大眼睛看着地图,确定他们不会驶向夺命漩涡或撞上骷髅暗礁;桑妮则随着奥薇特的手势移动控制桿。就在夜晚逐渐来临,天色暗得无法看清地图的时候,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看到了一抹淡紫色的光线。孩子们以前觉得熏衣草的淡紫色是最噁心的,现在却很高兴看到它,因为这表示他们接近熏衣草灯塔了,很快就可以到达冰沉霜地洞了。暴风雨终于停歇了——“停歇”在这里的意思是“结束了”——乌云乍开,一轮满月高挂天空。孩子们裹在湿透的衣服里浑身发抖,凝视着逐渐风平浪静的湖水,以及湖面上乌黑深沉的波纹。

“没有食物?”约瑟芬姑妈说,“如果没有带食物,你们要怎么跟我住在这个山洞里呢?”

孩子们看看彼此。“什么东西?”奥薇特问。

“好了,今天教的语法够多了,”约瑟芬姑妈说,“我很高兴看到你们,也很欢迎你们跟我一起住在这里。我想,讪船长永远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

“可能是风吧,”克劳斯回答,“我曾经读过,风穿过狭小的空间,譬如山洞,就会发出像鬼哭似的声音。没什么好怕的。”

“我们不要待在这里,”奥薇特失去了耐心,“我们要驾船回城里去,我们要带您跟我们一起走。”

“哦!我真高兴你们办到了,”约瑟芬姑妈说,“先让我喘口气,然后我再帮你们搬东西。”

“我们不是来跟您住在这里的。”奥薇特说。

约瑟芬姑妈伸手抓抓头,紧张兮兮地重新整理了一下头髮。“那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她问。

约瑟芬姑妈抬起头,孩子们看到她苍白的脸上满是泪水。“你们想出来了,”她抹去眼泪,站起身来,“我就知道你们会想出来的。”她说着,把孩子们拥入怀中。姑妈看看奥薇特,看看克劳斯,又看看桑妮,孩子们也看着她。跟姑妈一样,他们也流着泪,彷彿不太相信姑妈真的没有死,直到他们亲眼看到。

“因为讪船长差点就要把我们抓去了,”奥薇特大声说,“每个人都以为您死了,而您又在遗书里面交代,要把我们留给讪船长照顾。”

孩子们没有移动脚步,洞里的声音也没有停止。

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又气愤又悲伤地看看彼此。他们懂了,约瑟芬姑妈更关心语法的对错,而不是这三个孩子的死活;他们懂了,约瑟芬姑妈只顾自己的恐惧,却从来没想过孩子们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懂了,约瑟芬姑妈是个糟糕的监护人,让他们陷于危险之中,自生自灭;他们懂了,要不是父母亲——从来不会把他们独自留下,自己跑掉——死于那场可怕的大火,他们也不会开始这段不幸的生活。

“我看过一本教人怎么驾驶帆船的书,”克劳斯在大风大浪中拉高了嗓子喊,“我们必须让船帆迎向风,风就会推动我们前进。”

“我也是。”克劳斯说。

“我想那是受了约瑟芬姑妈的影响吧,”奥薇特说,“我们总是习惯从她的角度去看这个湖。”她拿起侦察望远镜,瞇起眼睛往里面看,刚好看得到岸边,“我看到灯塔了,旁边的岩壁上有一个黑洞,我想那一定就是冰沉霜地洞的入口。”

“他不会相信我们的,除非您跟我们一起去,证明您还活着。”奥薇特说。

“约瑟芬姑妈,”克劳斯喊道,“我们来了。”

“去!”桑妮大叫起来,她的意思是:“因为我们担心您啊!”

雷电在他们头顶不停发威。

“当然是你们的行李喽,”约瑟芬姑妈回答,“我还希望你们带了点食物来,因为我带来的差不多都吃光了。”

桑妮爬到帆船的后方,用她的小手抓住控制桿,一个大浪打上来,泼了她一身水。“咕噜!”她大声喊叫,意思是:“根据克劳斯的指示,我要把控制桿拉到这个方向来,让船朝正确的方向走。”

“你知道为什么的,”约瑟芬姑妈不太高兴地说,“我怕用电话啊!我才刚克服万难去接电话,根本还不敢去按电话按钮。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不需要打电话给任何人。我把一个脚凳丢出窗外,然后偷偷溜了出来。我留了张纸条让你们知道我没有死,把暗示藏在里面,这样,讪船长就不知道我逃掉了。”

风暴激起巨浪,不断袭击帆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