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鬼魅的大窗子·13

上一章:第38章鬼魅的大窗子·12

努力加载中...

“痞邱!”桑妮也感激地说,她的哥哥、姐姐很快就明白,她要感谢奥薇特发明了信号火把,还要谢谢克劳斯看着地图,把他们指引到冰沉霜地洞去。

“不可以,不可以!这不是小孩子的工作,”波先生说,“克劳斯,跟你的姐妹们在这里等着,我会把他们抓回来的,他们绝对不会从我波先生这里逃掉的。嘿!你们!站住!”

波先生皱了皱眉头,往他的白手帕里咳了咳。“你这些噁心的话说得够多了,欧拉夫,”他严厉地说,“我们现在就要把你逮住,你已经没有路可逃了。断肠湖警察局一定很高兴能够逮到你这个头号骗子、杀人犯和危害儿童的危险分子。”

“哦,拜託!”波先生双手交叉在胸前,“没有用的。别再装了,连小孩也看得出来你的义肢是假的。”

“好吧,或许这义肢是假的,”欧拉夫伯爵承认,往后退了一步,“可是我这辈子从来都没见过这个刺青啊!”

“我的腿!”欧拉夫伯爵叫道,声音充满了装腔作势的欣喜,“我的腿又长回来了!真是太棒了!太棒了!这是医学奇蹟啊!”

可是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没有听到波先生所说的重点,因为铁门正好“砰!”地发出一声巨响,大怪人在波先生到达之前,就把门给关上了。

下个星期五,会有一辆黑色吉普车停在猎户座天文台的停车场西北角。请破窗而入。在手套匣里,可以找到我对波特莱尔三姐弟生命中这些可怕事件的描述,标题是《糟糕的工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关于催眠术、外科口罩,以及六十八根橡胶棒的资料。另外还有钳子机器的蓝图,插画师在绘图时可以派上用场。

“谢谢你,奥薇特,”克劳斯感激地说,“你想到用薄荷糖帮我们争取到一些时间。也谢谢你,桑妮,你及时咬掉了那根义肢。要不是有你们两个,我们早就完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克劳斯大叫,“快点,奥薇特!快点,桑妮!”

我接下来要用的词“灵光乍现”,其实跟阳光或光线一点关係也没有,简单地说就是“他们想到了”。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坐在码头上,看着阳光洒在开始忙碌工作的人们身上,想到一件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事。约瑟芬姑妈独自悲伤地守着她的房子,而三个孩子和她不同,在他们悲惨的生活中,他们互相安慰、互相扶持,虽然这并不能让他们感到十足安全,也不能使他们完全快乐,却能够让他们感到彼此的价值。

“她才不愚笨呢!”克劳斯叫着,“她既仁慈又甜美可亲!”

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赶到门口,却听到一串叮咚声,“钥匙在我这儿,”那是欧拉夫伯爵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过来,“但是别担心,我很快就会再见到你们的。孤儿们,非常快。”

“哦,拜託!”波先生又说,“没有用的。任何人都可以去印名片,想印成什么样子都行。”

“谢谢你,克劳斯,”奥薇特感激地说,“你看出了纸条的秘密。还有桑妮,谢谢你,你偷了帆船的钥匙。要不是有你们两个,我们早就被欧拉夫伯爵逮到了。”

“马上把门打开!”波先生叫嚣着,但是,当然没有人开门。他不停地摇晃门,但顽固的铁门就是不开。波先生赶到电话亭去打电话给警察,可是孩子们知道,等警察来的时候,欧拉夫伯爵早就逃之夭夭了。彻底的筋疲力尽,加上彻底的绝望,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跌坐在地,沮丧地坐在故事一开始时,他们所坐的同一个地方。

“我的腿!”欧拉夫伯爵叫道,

“是什么?”波先生说,“什么办法?”

“可是,要不是我们没有人陪伴就驾着帆船出航,”克劳斯指出,“我们早就被欧拉夫伯爵抓到了。”

“还有纵火犯。”欧拉夫伯爵叫嚣着。

“我不容许你们这些孩子去追他们,”波先生说,然后继续对着逃跑的人大叫,“站住!我说站住!”

“有一个小孩确实看出来了,”奥薇特对克劳斯耳语,“应该是三个小孩才对。”

波先生惊讶地看着,奥薇特看来鬆了一口气,克劳斯看来释然了一些——释然的意思就是“放鬆”了,桑妮看起来得意洋洋。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看起来很失望。至于欧拉夫伯爵——终于能够叫出他的真名了——先是很害怕,但就一眨眼的工夫,他揉着眼睛,装出跟波先生一样惊愕的表情。

此刻,我正在破碎镇的镇公所里写信给您。我已经说服镇长让我进入奥韦尔医生那间眼睛形状的诊所,好进一步调查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住在这里时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波特莱尔家的孩子现在归我管,”波先生坚定地说,“我不会让你们这些小孩子没有人陪伴,就驾着帆船出航。”

“好吧,或许,这刺青是我的,”欧拉夫伯爵承认,又往后退了一步,“但我可不是什么欧拉夫伯爵,我是讪船长。瞧,我的名片上写得清清楚楚。”

“我们不能只是站在这里叫他们回来!”奥薇特大叫,“快点!我们去追他们!”

声音充满了装腔作势的欣喜,

“好吧,或许,我不是讪船长,”欧拉夫伯爵承认,“但这些孩子还是我的,这可是约瑟芬说的。”

《波特莱尔大冒险·鬼魅的大窗子》完

不过,即使他们得以回到家中,我也很难告诉你这个故事的寓意何在。有的故事寓意很简单。譬如,《三只小熊》的寓意就是“千万别闯入别人的屋子里”,《白雪公主》的寓意是“别吃苹果”,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寓意是“千万别暗杀斐迪南大公”。然而,奥薇特、克劳斯和桑妮坐在码头上,看着朝阳从断肠湖边升起,心里疑惑着,到底他们和约瑟芬姑妈共度的时光寓意何在呢?

谨此

记住,要让波特莱尔家孤儿们的故事公诸于世,您是我最后的希望。

“哦,拜託!”波先生又说了一次,“没有用的。你想用义肢把刺青藏起来,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看清了,你就是欧拉夫伯爵。”

雷蒙尼·斯尼科特

孩子们彼此依偎,一抹微笑浮现在他们消沉而焦虑的脸庞上。他们拥有彼此。我不确定“他们拥有彼此”是否就是波特莱尔故事的寓意,但对这三个孩子来说,这就足够了。在他们不幸的生命中,拥有彼此就好比在暴风雨中拥有一艘帆船一样,对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来说,就足以让他们感到无比幸运。

太棒了!这是医学奇蹟啊!”

“真的吗?”欧拉夫伯爵说,他骯髒的嘴唇抿成一个微笑,“我可以想一些别的办法。”

“我说『够了』!”波先生咆哮道,欧拉夫伯爵、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还有那个大怪人都惊讶地看着波先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严厉的话来,“这是你最后一次折磨这些孩子了,而且我一定要把你扭送法办。你再怎么伪装都没有用,说谎也没有用,事实上,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在第一章,你应该记得,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坐在他们的行李箱上,希望往后的日子会稍稍好过一些,而在这故事的结尾,我真希望能告诉你们,事情确实是这样。我真希望能写出,欧拉夫伯爵试图逃脱的时候被逮住了,或是约瑟芬姑妈游到了达摩克利斯码头,奇蹟似的躲过了断肠水蛭。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在孩子们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欧拉夫伯爵已经横渡了半个断肠湖,而且很快就会上岸,跳上火车,伪装成犹太牧师,愚弄了警方。而且,很抱歉,我还要告诉你们,他已经又策划了另一个计谋,要夺取波特莱尔家的财产。我们似乎永远无法知道约瑟芬姑妈的下落,孩子们坐在码头上,无法去营救她。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最后,孩子们被迫去寄宿学校,而就在那个时候,两个渔夫发现了约瑟芬姑妈的两件救生衣,全都被撕咬成碎片,漂浮在漆黑的断肠湖上。

“那不是重点,”波先生说着,快步走向欧拉夫伯爵和大怪人,“重点是……”

“甜美可亲?”欧拉夫伯爵带着可怕的微笑重複道,“我想这个时候,断肠水蛭可能已经发现她确实很甜美,她可能是它们吃过最甜美的早餐呢!”

“马上停住!”波先生在门外大声下达命令,“回来!你们这些讨厌鬼!”他想打开门,却发现门已经锁上了。“锁住了!”他对着孩子们大叫,“钥匙在哪里?我们得找到钥匙。”

“我的腿又长回来了!真是太棒了!

“哦,拜託!”波先生第四次这么说,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没有用的。约瑟芬姑妈把孩子们留给讪船长,不是欧拉夫伯爵。而你就是欧拉夫伯爵,不是讪船长。所以现在,该由我来决定波特莱尔家的孩子由谁来照顾,我会把他们送到别的地方去,也会把你送进监狱去。这是你最后一次恶行恶状了,欧拉夫。你想藉着跟奥薇特结婚,霸占波特莱尔家的财产;你还谋杀了蒙叔叔,试图夺取波特莱尔家的财产。”

“可是我们不能站在这里等啊!”奥薇特叫着,“我们得弄一艘帆船,去找约瑟芬姑妈!她可能还活着!”

你知道,在大部分的故事中,坏蛋都会被绳之以法,那么就会有个快乐的结局,这样每个人安然回到家中时,就可以从中学到故事的寓意。但是在波特莱尔的故事中,每件事似乎都不对劲。欧拉夫伯爵,也就是故事中的大坏蛋,他邪恶的计谋虽然并未得逞,但他也没有被绳之以法。你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个快乐的结局。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也无法从中学到任何教训,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家可以回。不单单是因为约瑟芬姑妈的房子已经跌落山谷,更因为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真正的家,那个他们和父母亲同住的家,早就化为一堆灰烬,不论多么渴望,他们都再也回不去了。

“而这一次,”欧拉夫伯爵咆哮道,“是我最杰出的计划!”他揭去了眼罩——当然,跟他的义肢一样,那也是假的。他用两只亮闪闪的眼睛瞪着波特莱尔家的孩子们。“我不喜欢吹牛——事实上,我为什么还要对你们这些笨蛋说谎呢?我是太爱吹牛了,逼迫那个愚蠢的老太婆写下那张纸条,还真是值得我骄傲。多么愚笨的约瑟芬啊!”

“回来!”波先生大叫,“给我回来!以法律之名回来!以司法和正义之名回来!以莫瑞特财务管理中心之名回来!”

亲爱的编辑,您好,

欧拉夫伯爵看着波特莱尔家的孤儿们,送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微笑,好像他们是他要送进嘴里的几小块巧克力。然后,他对着大怪人笑了笑,接着,他很慢、很慢地对着波先生微笑。“我可以跑。”说完,他拔腿就跑。欧拉夫伯爵跑掉了,后面跟着那个笨拙的大怪物,他们朝着铁门的方向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